來自?娛樂?2019-10-17 16:55 的文章

兩性故事比較黃的那種,快添我,把她下面放個震動逛街 受喜歡含著睡覺的文

 “耐子啊,你歲數也不小了,咋還沒找個媳婦呢?”

 

二老看楊小雪不吱聲,便和李耐嘮起了閑嗑。

 

 

李耐很想說,只要別人有媳婦,我就不會寂寞。

 

 

可這話里的玄機,他也聽得一清二楚,意思就是讓他抓緊找個媳婦,這樣就不用惦記自家閨女了唄!

 

 

這空有文化的傻小子,哪里比得上高壯那種村干部的子女?

 

 

“不急,不急,要是相中了哪個,肯定不會放過,嘿嘿!”

 

 

李耐也不氣惱,他閨女的身子都被自己摸遍了,哪兒還會在意他們的意見?只要一切水到渠成,他們想反對也沒有臉面再說出口了。

 

 

又想起了昨天的旖旎,這讓緊坐在楊小雪身邊的李耐一陣心神蕩漾,便在身后將他那咸豬手往楊小雪探去。

 

 

楊小雪抖了一下,怒視李耐,俏臉緋紅,可父母就在附近又不好開口,只得緊緊夾住雙腿。

 

 

李耐得寸進尺,抓著視線死角,將一根手指猛地抬了一下,便頂在之間,隔著褲子不斷摩擦起來。

 

 

楊小雪生怕被父母看出端倪,只能一動不敢動,默默忍受。

 

 

在李耐猖狂的攻勢之下,楊小雪感覺身體的某處逐漸潮濕起來,忍不住扭了扭身子,可這樣的動作,只會讓身子受到的刺激變本加厲。

 

 

李耐不斷動作著,楊小雪臀間隱約傳來的濕熱感,讓他愈加興奮,幸好今天褲子穿得寬松,不然支起帳篷來就難堪了。

 

 

楊小雪難以控制身體的刺激,終于忍不住從鼻腔里發出一聲嬌哼。

 

 

“小雪,你咋了?”李耐眼珠一轉,急忙抽回了手問道。

 

 

楊小雪臉色緋紅不敢看他,一旁的楊建國注意到不對勁,焦急問道:“閨女,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李耐趁機接話:“估計是!小雪,你還是來我那兒做個檢查啥的吧?我好對癥給你開點藥,都是老同學了,甭跟我客氣。”

 

 

聽著李耐這賤賤的無恥說辭,楊小雪恨不得扇他倆耳刮子,可父母就在這里,她總不能把這事挑明了吧?那樣的話,讓她的面子往哪兒擱?

 

 

自己的身子竟然會起反應,小腹下莫名升起的燥熱,才是最讓她羞惱的原因。

 

 

為什么每次被李耐占便宜的時候,她都會獲得這樣的滿足感?她可記得,自己用手解決的時候,可并沒有這般興奮的感受呀……

 

 

在家人面前偷偷做這種事情,就好像結了婚的媳婦在出軌偷情一樣,無論是生理,還是心理上的刺激,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巔峰。

 

 

濕熱的感覺甚至讓楊小雪懷疑,自己的衣服已經濕透了,連挪都不敢挪一下。

 

 

李耐見奸計得逞,嘿嘿一笑:“建國叔,富貴嬸,我先回去了,你們好好勸勸小雪,最好讓她去我那兒看看病,早發現早治療。”

 

 

讓你看病,我怕是要被占盡便宜!

 

 

楊小雪面頰泛紅,心中暗道。

 

 

但此時,楊父楊母由于關切所致,也在勸楊小雪去查一查,這讓她愈發羞惱,卻偏偏不能解釋,只得點了點頭。

 

 

“小雪,我先走了。”李耐心花怒放,打了聲招呼后就向門外走去。

 

 

楊小雪怕被父母發現,連站都不敢站起來,只能怒視著李耐,眼神恨不得要把他生吞活剝。

 

 

李耐心里舒服,臨出門時,還故意將那根手指頭晃了一晃。

 

 

他指間那片濕潤的水漬被楊小雪看在眼里,更加羞惱,恨不得找條地縫鉆進去。

 

 

這個不正經的混球,總是能抓住機會撩撥自己,讓自己難堪。

 

 

如果他能規矩一點兒,還是挺討人喜歡的,可這家伙不但花心,而且還沒個正形。

 

 

……

 

 

回到小診所看了看表,已經是上午九點了,李耐心中暗道糟糕,自己似乎又冷落了唐萱,沒有給她做早飯吃。

 

 

可找了一圈,唐萱居然沒在家里。

 

 

這妮子能去哪兒了呢?

 

 

李耐想出去找找,卻看到劉悅正在自家門外徘徊,神色有點緊張,似乎有啥事。

 

 

“小悅姐,你這是咋了,是不是高壯又欺負你了?”

 

 

李耐急忙把她迎了進來,開口問道。

 

 

劉悅有些羞澀,扯著自己的衣角,俏臉緋紅一片,像個十八九歲的小姑娘一樣:“耐子,把門關上說吧,姐有點兒事求你。”

 

 

李耐隱約猜到了什么,心里一陣激動,都不用自己找機會,自己送上門來了!

 

 

見李耐關上了門,劉悅這才紅著臉緩緩開口。

 

 

“姐嫁人挺長時間了,一直懷不上孩子,你大壯哥挺著急的,說我可能是身體有什么毛病……你能不能幫姐看看,到底是咋回事兒呢?”

 

 

說這話的時候,劉悅臉頰上的粉紅甚至蔓延到了耳垂和脖頸,那羞答答的樣子,簡直把李耐看呆了。

 

 

“小悅姐你放心,這個病,我能治!”

 

 

李耐信誓旦旦地拍了拍胸口,就差拍著褲襠保證了。

 

 

不孕不育治起來很麻煩,但他之所以答應的這么爽快,是因為懷疑病癥出在她丈夫高壯身上,壓根就不是劉悅的問題。

 

 

可這話如果直接說出來,就算是得罪了村主任一家,他可懶得應付這些瑣事。

 

 

正好,可以裝模做樣給劉悅看一看,自己還能占點便宜,那不是美滋滋?

 

 

“姐,這樣吧,我先給你查查。你先躺下,這個病要脫了衣服檢查才行。”李耐臉不紅心不跳地說道。

 

 

劉悅瞬間慌了神:“大夫看病不是應該把脈么?”

 

 

“這都啥年代了,把脈怎么能看明白?姐,懷疑哪里有問題,就要看哪里,我是專業的,聽我的,沒錯!”

 

 

劉悅是個害羞的小媳婦,不過她也聽懂了李耐的意思,難道看這種不生孩子的病,是要從下面看起?

 

 

“姐你怕啥呢,小時候咱倆還一塊在河里洗過澡呢,啥沒看到過?”李耐振振有詞,還搬出了陳年往事來讓劉悅放松警惕。

 

 

聽了這話,劉悅忍不住撲哧一笑,白了他一眼:“就你記得最清楚!都是什么時候的事兒了?咱倆都長大了,男女授受不親,就這么看了身子……”

 

 

李耐臉色一肅:“姐,這你可就錯了,生孩子那可是終生的大事兒,咋能被這些事耽誤?”

 

 

“你就放心吧,你不說我不說,誰會知道?更何況,只是看病而已。”

 

 

李耐耐心解釋道。

 

 

起初劉悅的臉色還有些難堪,可李耐的一番言語攻勢,還是讓她慢慢卸下了防備。

 

 

再說了,如果自己不生孩子的病真的能被治好,這又算得了什么?她可不想因為生孩子的事,再被家里那口子打罵了……

 

 

這么想著,劉悅終于點頭答應了下來。

 

 

李耐心中一喜,便靠了過來,準備幫她寬衣解帶。

 

 

隨著李耐的靠近,劉悅感受到一股熾熱的呼吸從自己臉頰上劃過,臉色更加羞紅。

 

 

再看李耐結實的身子,似乎要比自家丈夫還要雄壯幾分,不知不覺間,也就放棄了掙扎,轉而沉默著配合李耐脫起了衣服。

 

 

不多時,一副水靈白凈的誘人身軀,就躺在了李耐身邊。李耐仔細打量起這副身體來。

 

 

不同于張桂芳的豐腴,楊小雪的性感,劉悅的身子,可以說有些嬌小,羸弱。

 

 

如果不是在大學里學到過一些知識,李耐可能真會以為,這副嬌弱的身子有什么問題。

 

 

那細長的玉腿,前一天還被自己抱在懷里,雖然沒有做什么實質性的動作,但如凝脂般的觸感,和那股沁人的幽香,李耐至今都還沒有忘卻。

 

 

吞了口吐沫,李耐忍不住摸了一把,如觸電一般的感覺,總令他有一番想要把這身體摩挲個遍的沖動。

 

 

“耐子,你干啥呢,不是要幫我看病么?”劉悅臉頰微紅,縮了縮腿,隨手扯了一堆衣服想要蓋住身體。

 

 

李耐這才回過神來,嘿嘿一笑:“小悅姐,你得把腿張開,我才能看病啊,這樣我怎么看?”

 

 

劉悅嬌羞,還是夾緊著雙腿,俏臉紅得幾乎要滴出血來,李耐便試探性的伸出手:“你要是不配合,我就抓你上面了!”

 

 

“不行!”

 

 

劉悅頓時就急眼了,本能地弓起雙腿,雖然還是沒有分開,但那處已經被李耐看得一清二楚。

 

 

李耐趁機卡住,仔細觀察了一番,不禁有些疑惑:“小悅姐,你和大壯哥做過那種事兒嗎……就是那個。”

 

 

也難怪李耐這樣問,他看到的,分明就是一副未經人事的模樣,比楊小雪的還要白嫩幾分,要知道,楊小雪可是個貨真價實的黃花大閨女。

 

 

可這劉悅分明已經結婚了,怎么會這樣呢?

 

 

而此時的劉悅,在羞澀的同時也顯得有些疑惑:“啥事兒啊?”

 

 

李耐頓時瞪大了眼睛。不會吧,難道這小悅姐真的還不懂這些事情?她已經結婚一年多了啊!

 

 

看來不止是因為高壯有問題了,很可能那家伙根本就是個太監,沒有男人的那東西吧?

 

 

李耐更加狐疑。

 

 

話說回來,劉悅那白凈的地方,讓李耐心底也冒起了陣陣邪火。

 

 

“呀,這是啥啊,咋這么大呢?”

 

 

劉悅無意間發現了李耐身體的變化,不禁驚呼一聲。

 

 

自家丈夫的那東西,小得像筆帽一樣,還是軟綿綿的,劉悅又是個單純的姑娘,以為那種大小就是正常的,辦事的時候,頂多就是就是蹭一蹭,幾乎沒有什么感覺。

 

 

可如今見到李耐的大家伙,居然把褲子頂得老高,她真以為自己是見了鬼,這還是長在人身上的東西嗎?這李耐該不會是驢子轉世吧?

 

 

“劉悅姐,這個是治病的家伙,你要是想一次性治好,我就用這玩意兒來弄,只是第一次用的話,你要受點兒罪,要是不想用,咱們可以慢慢來,從按摩開始做起。”

 

 

李耐眼珠一轉,笑瞇瞇道。

 

 

“耐子,按摩能治這種病嗎?我想試試按摩。”

 

 

那大家伙讓劉悅心驚不已,哪里還敢隨意嘗試?如果按摩能治好,自然要選擇輕松一些的方法,就憑李耐這雙有力的大手,說不定,還能按得很舒服嘞?

 

 

李耐心知急躁不得,便點了點頭,將手緩緩伸向那,輕輕地撫摸起來。

 

 

劉悅俏臉通紅,想要躲閃,無奈兩只長腿被李耐抓著,根本沒法掙扎。

 

 

觸碰到的瞬間,異樣的感覺讓劉悅忍不住哼了一聲:“耐子……你,你為啥要摸這里?”

 

 

“小悅姐,我不是說了嘛,哪里出問題就要從哪里治,是這里面的問題,自然要按摩這里。”

 

 

李耐滿口跑火車地忽悠著,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下,不知不覺中,竟然戳入了那處泥濘,直到感覺到了一層軟軟的障礙才停了下來。

 

 

“嗯……”

 

 

劉悅眼波似水,身子早就癱軟成了一灘爛泥,發出了一聲惹人遐想的嬌吟。

 

 

這聲音更讓李耐興奮:“小悅姐,堅持住,就是要靠這種按摩刺激,才能治好你不生孩子的病。”

 

 

劉悅忍住身體里的酸脹感和酥麻感,紅著小臉微微點頭。

 

 

其實她雖然未經人事,但也不傻,李耐的話有幾分可信度,她怎會不知道?

 

 

沒有阻止李耐的主要原因,是這種她從來沒有體會過的奇妙感覺,自家丈夫的家伙還沒有手指頭大,哪里會給自己帶來什么刺激?

 

 

“耐子,俺有點兒疼,不會弄裂開了吧?”劉悅皺起黛眉,氣喘吁吁地輕聲問道。

 

 

李耐的手指被包裹著,聽到劉悅問話,不禁又是一笑:“放心吧姐,多弄幾次就好些了,以后生娃娃都還要從這里出來呢,不適應一下怎么行?”

 

 

劉悅滿臉潮紅,嬌軀已經在微微顫抖了:“行……耐子,你,你動一下……不動的話我更難受。”

 

 

李耐知道她來感覺了,受到了莫大的鼓舞也緩緩活動起來。

 

 

起初,劉悅只是小聲哼唧,但隨著李耐速度越來越快,她的聲音也逐漸高亢,忍不住夾緊了雙腿。

 

 

“受不了了,耐子,姐受不了了……”

 

 

劉悅紅潤的小嘴微張,嬌軀簌簌顫抖,某一刻,她瞳孔渙散,忽地弓起身子,身體一陣顫抖過后,徹底癱了下來。

 

 

李耐強忍著心底那股火,嘶啞著開口問道:“姐,感覺怎么樣?”

 

 

劉悅喘息了許久,身體上的潮紅才逐漸褪去,最終回過了神來,急忙再次夾緊了雙腿。

 

 

“挺……挺舒服的。耐子,這是不是說明按摩治療出效果了?”

 

 

李耐微笑著點了點頭:“當然,舒服了,自然是有效果了。小悅姐,每有一次這種感覺,就算是一個療程,這第一個療程算是做完了。”

 

 

 文學

第一個療程,這意思不是,還有第二個,第三個,甚至第四個療程?

 

 

劉悅本能地想要拒絕,但忽然間想起什么,俏臉更紅,到嘴邊的話又生生咽了回去,竟然鬼使神差般點了點頭。

 

 

就在她準備穿衣服的時候,外面卻忽然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李耐忍不住嘀咕一句,怎么每次做這種事都有人來打擾?

 

 

“小悅姐,快鉆到被子里,雖然是治病,但讓人看見也不好!”

 

 

敲門聲愈發急促,李耐急忙道。

 

 

劉悅早嚇壞了,俏臉煞白,不用李耐提醒,她就抓著衣服藏進了被子里。

 

 

李耐深吸口氣平復了下心情,又簡單收拾了一下,才去開門。

 

 

當看到敲門之人時,李耐吃了一驚,差點被嚇得一哆嗦,竟然是村主任的兒子,劉悅的丈夫,高壯!

 

 

這小子雖然名字里帶個壯字,可其實身形并不是很高大,卻常年一副趾高氣昂的模樣,讓李耐有種想狠狠抽他的沖動。

 

 

“大壯哥,來買點兒啥?我去給你拿。”

 

 

“耐子,這大白天的,你自個兒躲家里干啥呢?”

 

 

門一開,高壯就一腳邁了進來,絲毫沒有避諱,就像進了自家后花園一般。

 

 

李耐翻了個白眼,心里怒罵,當這兒是你自己家了啊?

 

 

看到炕上的被子鼓囊囊的,高壯意味深長地猥瑣一笑,伸手就要去抓:“耐子,你這里邊藏了啥貨啊,也不給我看看呢?”

 

 

李耐嚇了一大跳,急忙沖上去抓住了高壯的胳膊。

 

 

“大壯哥,這個不能動……”

 

 

“有啥不能動的?”高壯一臉不爽。

 

 

李耐心中一沉,決定鋌而走險,便笑嘻嘻開口解釋道:“大壯哥,我也不小了,這不是有那方面的需求嘛,被子里……嘿嘿,沒想到讓大壯哥撞上了,怪不好意思的。”

 

 

“女孩子家家的,臉皮薄,大壯哥你看……”李耐一臉為難之色。

 

 

高壯愣了愣才聽懂了,敢情這小子是找了個對象,大白天干那事啊?

 

 

“耐子,哥不動,哥就幫忙看看,你這對象長得咋樣,能不能配得上咱村的大學生!”

 

 

李耐本以為這么說,這家伙就不會繼續了,沒想到高壯卻忽然間再次伸手,一臉淫邪之色。

 

 

李耐瞳孔猛然一縮,心跳都漏了一拍。

>>>>本文 《最強圣手》全文在線閱讀<<<<

九龍心水二肖二码免费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