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娛樂?2019-10-17 16:55 的文章

葡萄夾住不許掉出來,100篇經典短篇色情txt,兩性故事吃奶添下面,要女主下面夾東西的污文

 怎么了?剛才可是你親口承認的,你現在就算想要否認也沒有用了。”張父連忙說道。

 

“我剛才是說是我一塊轉拍到張城頭上的,可是這怎么就成了打人鬧事了?”老王連連搖頭。

 

 

“你這是什么意思?”

 

 

張父畢竟在社會上摸爬打滾了這么多年,當他看到老王臉色一變,心中頓時有了不好的預感。

 

 

老王卻沒有理會他,而是轉過臉看著劉老板,認真地說道:“老板,其實這要不是我,就是你看到了這樣的事情,肯定也會像我一樣,看不下去拍下轉頭的……”

 

 

劉老板一聽這件事應該是轉機,他連忙問道:“哦?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給我好好說說。”

 

 

“你不要以為你胡說八道,就有用……”張父試圖阻止。

 

 

劉老板卻鐵了心給老王撐腰,他不滿地瞪了張父一眼,呵斥道:“夠了,這件事,聽老王說。”

 

 

老王深深地嘆了口氣,轉過頭,看著張誠痛心疾首地說道:“你們是不知道,這錯小子叫我過來上課,也就罷了。偏偏他還叫了姚詩晴。他說他等一會才會來,讓我先給姚詩晴指導著。”

 

 

“你胡說……”

 

 

張城也聽出了苗頭,他連忙喊道。

 

 

老王卻根本就不給他說話的機會,他直接白了張城一眼,說道:“你先不要著急,我有沒有說謊,或者是添油加醋,到時候大不了可以讓劉老板調監控看的。而且我這里可是有你給我發的短信,大不了到時候給警察看看就知道了……”

 

 

張城不由得一楞。

 

 

他自然也想到過監控這么回事,不過他一開始并沒有提出來,只是想著玩意這老王不肯承認自己動手了,自己可以去找監控來打臉老王。

 

 

他是真的沒有想到,老王居然會說起監控的事情。

 

 

最讓他疑惑得是,他可以確定自己根本就沒有給老王發過什么短信。可現在,這個老家伙,居然說得這么信誓旦旦?

 

 

張城越想越覺得奇怪。

 

 

他不知道,他突然的沉默到了他爸的眼里,卻是做賊心虛。

 

 

張父也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兒子的德性。

 

 

這個臭小子,仗著在家里有錢,沒有少在外面惹事情,只是出了事他都可以花錢解決。

 

 

這一次,他之所以會給兒子出面。

 

 

一來是張父覺得,自己兒子受了傷,這樣的事情傳出去的話,根本就是損了他的顏面。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兒子信誓旦旦地在他的面前,拍著胸脯保證說,這件事一定是他占了理。

 

 

張父現在卻有些懷疑,兒子到底有沒有跟自己說真話。

 

 

老王看著沒有看他,可實際上,眼神中早已經把在場的幾個人的反應,都看在了眼里。

 

 

并且,在這關鍵的時刻,他根據每個人的心理變化,完美地掌控著節奏。

 

 

張城一沉默,他再一次開口,痛心疾首地說道:“我想著不管是誰,都是自己的學員。既然來都來了,肯定要好好的指導。后來,我尿急,上了廁所。回來的時候看到張城出現在了車子邊上。我想著,大概是他們兩個人在聊天,也就沒有多想。”

 

 

他一邊說一邊搖頭:“但是我怎么也沒有想到,張城這個臭小子,居然趁著夜色,想要對姚詩晴不軌。那姑娘拼命地反抗,也反抗不了。我擔心,這出了事。連忙上前阻止,可是,他根本就不肯聽我的話。我這邊也是上了歲數了,是真得拉不開他,只要出此下策……”

 

 

“該死的老東西,我讓你胡說八道!”張城做夢都沒有想到,這話到了老王的嘴里最后變成了這個樣子。

 

 

他嚷嚷著,就要沖過來對老王動手。

 

 

老王早已經做好了防備,在張城快要碰到他的時候,他連忙躲到了李老板身后。

 

 

這李老板沒有反應過來,直接被張城揮了一巴掌。

 

 

他哪里受過這樣的?

 

 

李老板頓時跳了起來:“臭小子,我看你真的是太歲頭上動土了。居然在我的駕校里面,搞這些的烏煙瘴氣的事情,今天看我不收拾了你……”

 

 

他一邊說著,一邊擼起了袖子。

 

 

張城在李老板的面前,其實并不敢囂張。

 

 

他試圖解釋:“不不不,我不是想要跟你動手的。只是這個老小子,實在是太混蛋了!他說的這都不是真的……”

 

 

“你說他說的不是真的?”

 

 

李老板咬著牙問道。

 

 

張誠忙不迭點頭:“對對對,他就是胡說的。他說的那些根本就不是真的,這絕對不是這樣的……”

 

 

“是嗎?”李老板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好,既然你說他說的都不是真的,那么我現在就來問問你。”

 

 

“什?什么?”張城莫名地開始緊張了起來。

 

 

“怎么?這么緊張干什么?”李老板冷笑:“你該不會是做賊心虛了吧?”

 

 

張誠哪里肯干,立即拍了拍胸脯說道:“好,你盡管問好了。”

 

 

老王低頭竊笑。

 

 

他還是了解李老板的,既然李老板現在都這么說了,想來是一定會幫襯他說話的。而一旁的張父沒有攔著兒子動手。

 

 

他一向是不在乎他兒子欺負別人的,而且剛才張誠動手也實在是太快,他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

 

 

當看到張誠的巴掌落在李老板的臉上,他其實看得清清楚楚的,知道這根本就是老王故意的。

 

 

只是這種事,就算知道了也無話可說。

 

 

現在李老板的反應,讓他心中有了不好的預感。

 

 

“兒子,你這是……”他試圖去拉張誠。

 

 

偏偏張誠這會是真得被氣暈了頭,他著急地想要在李老板的面前,證明自己,自然沒有時間理會他爸。

 

 

“爸,你先別說話,我看看他們又什么花招。”張誠看起來很有信心。

 

 

張父見狀也就只好作罷。

 

 

的確,現在事情進展到了這個地步,他也只能認定兒子被打的事實了。大不了,到時候找大哥去。

 

 

心中拿定了主意,張父臉色變了變。

 

 

老王其實一直看在眼里,卻沒有放到心上。

 

 

這邊,李老板問道:“好,那你給我說說。你口口聲聲地說王教練是在胡說八道,那我倒是問問你,你這傷是在哪里受的?”

 

 

“當然是在駕校……”

 

 

張誠想都不想。

 

 

“很好。”李老板點了點頭,繼續問道:“那你是什么時候受傷的。”

 

 

“昨天晚上……”張誠繼續回答。

 

 

“你說你是昨天晚上在駕校受傷的,可是,你又說王教練是胡說八道!”

 

 

李老板搖頭說道:“既然是這樣的話,我倒是想要問問你,如果不是你約了王教練來練車的話,你跟他怎么又會同時出現在駕校?還是那么晚的時間?”

 

 

“我,我……”

 

 

張誠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你什么你?我看你根本就是沒有話可說。”李老板瞪了他一眼。

 

 

張誠一開始是真的著急,不過緩了緩,他還是說道:“他當然是胡說八道,的確,我那么晚出現在駕校,的確是有些奇怪的。可是這件事情根本就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那是什么樣?”

 

 

李老板是真的有些好奇。

 

 

張誠說道:“明明就是姚詩晴那個女人約了這個老東西來練車,我只是的碰巧趕到,壞了他們的好事而已!”

 

 

“呵呵,張誠啊張誠!我真的沒有想到,你居然能夠說出這樣的話來的。”老王連連搖頭。

 

 

張誠看著他淡定的樣子,心里恨得牙癢癢。

 

 

“是我根本沒有想到,都到了這個時候,在劉老板的面前,你居然都敢這么說。”

 

 

老王依然捶胸頓足,甚至說道:“你要是還是堅持的話,我看不如報警算了。”

 

 

“報警就報警,你以為你嚇唬誰呢?”張父一直沒有說話,這會直接拍著茶幾站了起來。

 

 

“呵呵,那是,誰怕誰呢?”老王兩手一攤,斜睨了張家父子一眼,冷笑著說道:“我老王是沒權沒勢,不過我有證據。這駕校的監控就算不說,就算姚詩晴的人證不談,我這里可是有你發的短信呢!“短信?我根本就沒有給你發過短信?”張誠直瞪眼。

 

 

老王也不慌,他拿出手機在張誠的面前晃動著:“口說無憑,這種事情,肯定是將就證據的。”

 

 

“老東西,我倒是看看,你這里面有什么短信。”張誠罵著,伸手就要去搶老王的手機,老王自然是不肯松手的。

 

 

“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想要做什么!”老王一邊閃躲一邊嚷嚷著:“你根本就不是想看,我看你根本就是想要刪除我這手機里的內容。”

 

 

這邊張城原本聽著他說是短信,其實并沒有那么的緊張。可現在聽到,老王改口說,手機里的東西,他就開始緊張了起來。

 

 

當時他為了威脅姚詩晴可是用手機拍了視頻的,難道姓王的老東西,黃雀在后,也拍了他的。

 

 

“今天這件事,由不得你了。快點把手機交出來……”

 

 

張誠這么一說,張父自然也就加入了混戰中。

 

 

李老板看到張家父子倆個將老王團團地圍住,兩個人虎視眈眈地盯著老王的手機,他本能地喊道:“老王,把手機給我。”

 

 

他是鐵了心,要幫老王一把。

 

 

可是這老王抬起頭,卻沖著他直眨眼,嘴上又喊著:“好,劉老板,我這就給你,你可接好了。”

 

 

“啊,哦……”

 

 

李老板有些走神,等反應過來的時候,手機被張父硬生生地截了過去。

 

 

“哼,你以為你這樣就有用?”

 

 

眼看著手機落在了自己的手上,張父那叫一個得意。

 

 

李老板有些懊惱地看向老王,卻看到老王給了他一個稍安勿躁眼神后,勾了勾嘴角,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不過為了讓張家父子看不出端倪,他還是說道:“哎呀,都怪我,沒有接到。”

 

 

老王也沖著張家父子喊著:“你們快點把手機給我。”

 

 

看著他那個慌亂的樣子,張父更加肯定這手機里有什么東西。就算是張誠也覺得事情沒有的簡單。

 

 

張誠連忙擋在張父的面前,忙不迭地說道:“爸,你快點看看這手機有沒有什么視頻或者照片,你快點刪了……”

 

 

張父自然不敢遲疑,他連忙翻起了老王的手機。

 

 

這老王也沒有給手機設置密碼,這手機到了張父的手上,就好像什么底都交了出去一樣。

 

 

張父瞪大了眼,強忍著心中的激動,緊緊地盯著手機,手指也在不斷地按動著。

 

 

可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就算是張誠也已經不耐煩了,他著急地問道:“怎么回事?爸,你到底找到了沒有?”

 

 

“沒有,什么都沒有。”張父搖著頭說道。

 

 

在張父說完的后,張誠不敢置信地上前把手機給搶了過去:“我來看看。”

 

 

他后知后覺,并沒有多想。

 

 

事實上,手機里面真的是空空如也。不要說是什么短信,就算是視頻和照片也是一張沒有。

 

 

“媽的,老東西,居然我……”

 

 

張誠一聲咒罵。

 

 

“老板報警吧!”老王卻突然開了口。

 

 

張家父子皆是一驚。

 

 

就算是李老板也愣住,一時間沒有說話,只是呆呆地看著他。

 

 

“?”李老板不太確定地看著他。

 

 

老王很堅定地點頭。

 

 

“老東西,我看你是瘋了吧?”張誠不敢置信地看著老王。

 

 

老王卻勾了勾嘴角,然后從自己口袋里拿出了一支筆,笑著說道:“我這可都是已經錄了下來,你們父子把我的手機搶了過去,刪除了短信,以為這樣就沒有證據,不能證明我的無辜了?”

 

 

“你胡說什么,我們什么時候刪除你的短信了?”

 

 

張家父子齊刷刷地跳了起來。

 

 

老王卻攤了攤手,不以為然說道:“你們現在就算是想要否認也沒有關系,反正警察一定都是將就證據的。到時候有了這個,還有我們駕校的監控。到底誰才應該受到懲罰,我相信法律一定會給我一個公平。”

 

 

“沒錯,法律肯定是公平的。”李老板沒有想到老王居然弄了這么一手。

 

 

他剛才眼睜睜地看著,張家父子肯定是沒有刪除短信的。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們駕校的面子保住了。

 

 

“你,你們太過分了!我一定要讓你們駕校倒閉。”張父急紅了眼,他順手搶過張誠手中老王的手機,就要沖著老王砸回去。

 

 

老王也不閃躲,只是說道:“如果你們繼續鬧騰下去,我們就走著瞧嘛!不要說這么多。”

 

 

“你……”張父一下子遲疑了。

 

 

他看向張城,張城連忙說道:“爸,他騙人的,他真的沒有發短信給我!”

 

 

“沒有發短信你讓我搶什么手機?”張父沒好氣地瞪大了眼。

 

 

“我,我還以為他的手機有其他的東西,比如什么視頻什么的,我怎么知道他居然騙我……”張城越想越是后悔,只可惜,這世界上沒有后悔藥吃。

 

 

“呵,說到底,你要是沒有做那種事情,又怎么會害怕別人手里有視頻?”李老板一針見血,毫不客氣地說道。

 

 

張父也是這市面上走的人,他雖然護犢子,但是也知道李老板說的的確是那么回事。

 

 

要是自己兒子真的什么也沒有做,肯定不會害怕。

 

 

“哼!今天算我們倒霉!”張父瞪了瞪,氣呼呼地放下了手機,朝外面走。

 

 

張誠一看急了眼:“爸,你怎么走了?”

 

 

“不走等著別人攆你走?”張父氣得一口氣差點沒有上來。

 

 

“可是,我……”張城還想說什么。

 

 

李老板已經上前攔住了張父。

 

 

“你這是干什么?”張父的臉色開始變了。

 

 

李老板撇了撇嘴說道:“我想要干什么?我怎么聽到有人說要讓我們駕校好看呢?”

 

 

“我……”

 

 

張父本來不過就是氣不過放個狠話,他自然沒有想到,李老板居然還纏上了。

 

 

他這本來就已經啞口無言了,偏偏老王還湊了過來,一本正經地說道:“沒錯,這件事原本我是沒有想要計較。不管怎么說,這都是我的學員。而且我也跟姚詩晴說了,再給張誠一個機會,不要把事情聲張了。可現在你們父子兩個跑到駕校這么一鬧,駕校里的學員們可是人盡皆知。你們現在想要一走了之可不行。”

 

 

“那你們想要怎么樣?”張父咬牙切齒。

 

 

張誠聽到姚詩晴卻不服氣了:“老東西,你別拿姚詩晴那個賤人跟我說,她昨天那個騷樣,你跟我都心知肚明,我可不相信你是什么正人君子。要我說,你肯定也是在偷看,所以才會……”

 

 

“我覺得你最好注意一下你的言辭。”老王故意晃動了自己手中的錄音筆。

 

 

“你別以為我怕你,老東西,看我現在不砸了你的錄音筆……”

 

 文學

 

張誠喊著就往前沖。

 

 

他是年輕氣盛,可是張父可不糊涂,現在的局面,他們只能是越說越錯。

 

 

原本他想著不過就是一個小小的教練,這一把年紀了還只是普通的教練,肯定好對付。

 

 

可現在分明是這駕校的老板跟他一伙的,要是今天繼續在這個問題上糾結,他們顯然根本就占不到便宜。

 

 

這么一想,他只能硬生生地拉住了自己的兒子。

 

 

“爸……”張誠肯定是不服氣。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張父一瞪眼,直接‘啪’地一巴掌落在了張誠的臉上。

 

 

張誠直接被這一巴掌給打蒙了。

 

 

就算是李老板聽到那清脆的耳光聲,也不由得一楞。

 

 

老王卻只是搖頭,心想:這老東西下手還真狠的!

 

 

他一下子就看了出來,張父這是想要用苦肉計。這打在兒身,痛在爸爸的心上。

 

 

張誠痛苦地捂著臉,張父的臉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只是這耳光已經打了下來,他現在要是不繼續下去,反倒是剛才那一巴掌白打了。

 

 

“爸什么爸?我張某人沒有你這個兒子。”張父瑟瑟發抖地吼道。

 

 

張誠還是第一次看到自己老爸發這么大火,居然一時間沒有看出張父是在假裝發火,而是嚇得瑟瑟發抖:“爸,我知道我錯了,你別不認我啊!”

 

 

開什么玩笑,要是他爸翻臉了,他以后跟誰拿錢吃喝玩樂?

 

 

想到沒有錢的日子,張誠一下子慌了。

 

 

自己家的糧食,張父自己心里清楚的很。他一看就知道,張誠擔心的是什么,心中更加的恨鐵不成鋼。

 

 

他轉過頭,咬著牙跟李老板說道:“李老板,我沒有這個不孝子。你們要是執意要的話,那你們就動手吧吧!”

>>>>本文 《極品老板》全文在線閱讀<<<<

九龍心水二肖二码免费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