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娛樂?2019-10-17 16:40 的文章

寶貝乖我就把它放進去,老子受不了了,亂倫大雜燴——辦公室親嘴加模下面的

 回到屋里,秦蘭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想了很多。

那天差點被二癩子輕薄,今晚二癩子又鬼鬼祟祟的找上門來,真不知道還有什么事情是他干不出來的。

 

俗話說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萬一哪天,只有自己上山干活,遇上蓄謀已久的二癩子,后果不堪設想……

 

秦蘭鉆了牛角尖,越想越擔心,必須盡快解決二癩子這個隱患,讓他徹底死心,最好的辦法就是嫁人。只要自己身邊有男人了,就算二癩子再怎么心懷不軌,也不敢輕易亂來。

 

那么問題來了,嫁給誰呢?目前秦蘭唯一的選擇,只有陳光宗。

 

說實話,讓她嫁給一個傻子,打心眼里不愿意,幸好陳光宗恢復了一些神智,起碼不那么傻了,她倒是可見接受。

 

“就這么辦,明天把生孩子的事情辦了,不過太羞人了!”終于想到了好主意,秦蘭的臉色一片緋紅,面露嬌羞,仿佛春心蕩漾的美嬌娘……

 

第二天,陳光宗又扛著鋤頭去果園干活,路過小賣部時,被聚在大柳樹下嘮嗑的村民叫住了。

 

“傻宗,過來過來。”有人招了招手,壞笑道:“聽說昨晚二癩子去你家偷東西了,你從嫂子秦蘭的房間里跑出來,把他轟跑了?”

 

“你別問的這么含蓄,傻宗聽不懂,直接問他,昨晚是不是跟嫂子睡一起了?”

 

“傻宗,你是傻人有傻福啊,跟我們說說,什么時候開始跟你嫂子一起睡的?晚上你倆都干什么啊?”

 

村民都還以為陳光宗是傻子,各種調侃,都想知道陳光宗到底有沒有跟秦蘭睡一起了。

 

藥王村本來就不大,有個什么風言風語,一早上的時間就能從村東頭傳到村西頭,而且越傳越失真。

 

“誰傳的閑話,我跟嫂子清清白白,一直分房睡。”顧及到秦蘭的名譽,陳光宗故作傻呵呵的回答道。

 

傻子不會說謊,比較容易相信,陳光宗裝傻的一句話便打消了大部分人的猜疑。

 

“我就說嘛,秦蘭怎么可能看上一個傻子,肯定是有人瞎編的,混淆視聽。”

 

“這可說不準,秦蘭守寡好幾年了,沒有再嫁,說不定就是跟傻宗有一腿。”

 

“拉倒吧,常麻子家閨女都不愿意嫁給傻子,秦蘭更不可能。”

 

常麻子家閨女在村里出了名的丑,她爹一臉麻子,她也是一臉麻子,還繼承了母親的大齙牙,父母的缺點全集合在她身上了,丑的出奇,一直也沒嫁出去。

 

媒婆王嬸曾給常麻子家閨女和陳光宗說過媒,但常麻子家閨女死活不愿意,寧可不嫁,也不嫁給傻子。

 

這樣的丑女都不肯嫁給陳光宗,可想而知,秦蘭那么漂亮的女人更不會,關于陳光宗和秦蘭的流言不攻自破。

 

陳光宗又在山上整整干了一天的活兒,天黑才回家。

 

“嫂子,做什么好吃的呢,我老遠就聞見香味了。”剛邁進家門,陳光宗聞到了一股勾人饞蟲的香氣,肚子不爭氣的咕咕亂叫起來。

 

“我燉的烏龜湯,給你補補身子,聽說還補腦子,你趁熱吃吧!”

 

烏龜是村里的單身小伙兒為了討好許冰送的,那天晚上來的人多,到最后也不知道是誰送的了,退不回去,扔了可惜,許冰又不吃,秦蘭干脆燉了。

 

“王八湯啊,難怪這么香!”陳光宗饞的流口水,連手都沒洗,一屁股坐在了餐桌旁。

 

時間不大,秦蘭端上了一盆熱氣騰騰的烏龜湯,陳光宗甩開腮幫子,連湯帶肉,吃的滿頭大汗,干脆脫掉了上衣,光起膀子。

 

許冰沒在家,自從她來藥王村當村官后,天天有人爭著請她吃飯,比香饃饃還搶手。

 

“你慢點吃,沒人跟你搶。”看陳光宗吃的歡,秦蘭也高興,捏著衣袖,親昵的幫陳光宗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眼波流轉,眉目含情。

 

吃完飯,陳光宗跟蒸了個桑拿似的,滿身大汗,一股燥熱由體內向外散發,看秦蘭的眼神也變得不對勁兒,有種撲上去的沖動。

 

壞了,王八湯喝多了,補過頭了!

 

 文學

烏龜湯對男人來說乃是大補之物,秦蘭很清楚這一點,因為她不止一次給陳光宗的哥哥燉過,可惜陳耀祖先天不舉,吃不吃沒什么效果。

 

但秦蘭記住了怎么做,其中加了一些藥材,她專門燉給陳光宗,除了補身體之外,還有另外的打算。

 

“熱死了,我去洗個澡。”陳光宗熱的難受,急匆匆的直奔洗澡間,只想趕緊沖了涼水澡。

 

洗澡間比較簡陋,只有一個淋浴,用的是太陽能里的水,夏天洗澡還行,冬天就不能用了。

 

“小宗,這是我昨天給你洗的內褲,洗完澡記得換上。”陳光宗剛沖了沒兩分鐘,秦蘭毫不避嫌的走進洗澡間,連門都沒敲,手上拿著一條四角褲。

 

“謝……謝謝了,嫂子!”陳光宗下意識的捂住了襠部,不好意思道。

 

“用我給你搓澡嗎?”秦蘭臉色發紅,面帶羞澀,故作毫不在意道。

 

秦蘭幫摔傻后的陳光宗洗過澡,但現在陳光宗恢復了一些神智,再幫著洗已經不適合了,可她還是鬼使神差的走了進來。

 

“不……不用了,我自己能行。”

 

“噢,那你自己洗吧!”

 

陳光宗傻了三年,剛恢復正常,有時候腦子還是轉不過彎來,話出口頓時后悔,眼看秦蘭一腳邁出了洗澡間,急忙道:“嫂子,要不你幫我搓搓背吧!”

 

“行!”秦蘭眼中閃過一抹峰回路轉的欣喜,嘴角勾起一絲笑容,轉回身又恢復一臉平淡。

 

秦蘭認真的幫陳光宗清洗起背部,沒有用搓澡巾,直接用手,那雙溫潤小手摸在背上,別提有多舒服。

 

陳光宗一陣心猿意馬,大補的邪火如同被點燃,一發而不可收拾。

 

“我順便幫你洗洗前面吧,免得你自己洗不干凈,弄臟了床單被罩,還得我給你洗。”秦蘭找了一個蹩腳的理由,一雙芊芊玉手伸向陳光宗的身前……陳光宗轉了個身,變成面對秦蘭,呼吸頓時粗重了幾分。

 

秦蘭面如晚霞,一片紅艷,不勝嬌羞,她不瞎,瞟見陳光宗有了反應,心里如裝著只小鹿般砰砰亂跳。

 

她記得以前給陳光宗洗澡的時候,從未見他有過反應,生怕跟他哥哥一樣,男人那方面不行,否則即使她有心,也沒法生孩子。

 

面前美嬌娘的雙手在身上不斷游走,舒服至極,陳光宗的喉結蠕動,連吞口水,被邪火燒的嗓子眼發干,只想將秦蘭撲倒,可僅剩的理智告訴他,不能這么做。

 

“好了,你自己沖沖吧!”秦蘭手腳麻利,很快幫陳光宗搓洗了一遍,包括重點部位。

 

陳光宗差點直接繳械投降,大腦一片空白,木訥的打開了淋浴頭,水花傾灑而下。

 

“你等我走了再沖啊,衣服都弄濕了。”水流從頭頂落下,淋濕了秦蘭的衣服,嬌嗔的抱怨一句。

 

正常情況下,一般人都會躲開,秦蘭卻原地沒動,任由水花淋濕了衣服,身材的玲瓏曲線盡顯無疑,格外誘人。

 

“對……對不起,要不你也洗洗?”陳光宗又吞了幾口口水,眼睛不受控制地落在了秦蘭的胸前,一時挪不開了,血管更加賁張。

 

“我要洗,也等你出去了啊!”秦蘭不勝嬌羞,她先給陳光宗燉烏龜大補湯,又幫陳光宗洗澡,想盡辦法,為的就是今晚把生孩子的事情辦了,但這么羞人的想法不能明說。

 

“那我出去,你洗吧!”陳光宗還保持著雛男之身,沒有任何經驗,聽不出女人的反話,傻呵呵的讓出位置,胡亂擦拭幾下身體,準備穿衣服走人。

 

真是榆木腦袋,笨死了,我都做到這種程度了,還不開竅!秦蘭急的瞪眼,轉念道:“我好久沒搓背了,你也幫我搓搓吧?”

 

“好!”陳光宗拿起四角褲的手立刻僵住了,這不是要我的親命嘛,我好不容易忍著沒有犯錯,幫嫂子洗澡,非出事不可。

 

他是成年人了,也考慮過結婚生子的問題,很想娶一個像秦蘭這樣既漂亮又賢惠的媳婦。可他恢復的時間尚短,對任勞任怨照顧自己三年的秦蘭,心存敬畏,不敢有太多的褻瀆之念。

 

陳光宗又想起了秦蘭和母親的遺言約定,聽秦蘭的意思,如果約定時間到了,他還沒媳婦,秦蘭似乎愿意嫁給他。

 

白撿一個這么好的媳婦,我高興還來不及呢,雖然她是我嫂子,但我哥去世三年了,我承擔起照顧她的責任,傳宗接代,也是應該的。

 

豁出去了,大不了娶了她,肥水不流外人田。

 

“你發什么愣,不會又變……糊涂了吧?”

 

“沒有!”秦蘭的聲音再次在耳邊響起,陳光宗才回過神來,說服自己,轉身一看,秦蘭已脫光了衣服,背對著他,大片大片白花花的皮膚晃動眼暈。

 

別說陳光宗還是雛男,就算閱女無數的男人見到寸縷不掛的秦蘭,也照樣把持不住。何況陳光宗喝了不少烏龜湯,補過頭了,能堅持到現在實屬不易。

 

雙手貼在秦蘭的背上,撫-摸著光滑如玉的香背,陳光宗所有的顧慮都蕩然無存,情迷意亂,甚至開始魂不守舍,渾身的血液也全部沸騰,如打了雞血般。

 

秦蘭非常配合,雙手抵在墻上,身體彎曲,臀部挺翹,擺出一副任君施為,絕不反抗的樣子,換成誰也受不了,肯定做出肆意妄為的舉動。

 

“嫂子,我好難受。”陳光宗忍不住道。

 

“你……你哪難受?”秦蘭眼神迷離,一臉嬌羞與嫵媚,簡直迷死人不償命,明知故問道。

 

“渾身難受,特別是……我想發泄。”

 

“你想怎么發泄就怎么發泄吧,我又沒攔著你。”

 

“嫂子,如果我有什么冒犯的舉動,你不會怪我吧?”

 

“咱們是一家人,我怎么會怪你呢!”

 

“嫂子,我想要你!”秦蘭暗示的很明確,陳光宗再也保持不住,猴急的從后面抱住了秦蘭,身體親密無間的相貼在了一起。

 

秦蘭的嬌軀頓時輕顫了幾下,雙腿發軟,因為她清晰的感覺到了臀部的異樣,那是幾年來從未有過的感覺,春心也跟著劇烈蕩漾。

 

陳光宗渾身冒火,其它想法都沒了,只想跟嫂子融為一體,結束雛男之身……

>>>>本文 《無敵邪少》全文在線閱讀<<<<

九龍心水二肖二码免费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