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娛樂?2019-10-17 16:39 的文章

美女胸太大衣服包不住動態圖,口述真實亂過程,碾磨著兩人結合的地方總裁《晚會上領導吃我奶還》

 “唔……”

 

孫磊可是第一次被女人壓倒,眼前的女人猶如化身菲羅忒勒斯,欲望噴薄欲出。

 

 

孫磊也就那么幾秒鐘的遲疑,女人的手直接略過上半身探入孫磊腰腹下。

 

 

“咔噠!”

 

 

孫磊連制止都來不及,褲子一松露出里面自己的短褲。

 

 

孫磊簡直懷疑這個服務員是不是假的,動作能這么嫻熟,解皮帶都解得這么利索。

 

 

但也得看看地方啊!孫磊著急地去推女服務員。

 

 

動作卻在感覺到一只冰冷的手如同蛇一般纏上自己的命門,順勢還輕輕套弄一下,異樣的刺激下孫磊下面昂揚而起。

 

 

孫磊也倒抽一口涼氣,推女人的手下意識摟住了對方。

 

 

在這檔口,門外一陣喧嘩聲傳來,好像是王芹他們回來了。

 

 

不好,來人了!

 

 

神智清醒,孫磊連忙推開服務員,拉著服務員就往里面的衛生間藏。

 

 

千鈞一發剛剛藏好,門開的聲音傳來。

 

 

“媽,你下午過完生日要不要去滑冰,我帶你去玩啊!”

 

 

是劉靜的聲音。

 

 

“我老了,玩那個玩不動了。”

 

 

王芹哭笑不得地回道。

 

 

“什么老了,你就是不想陪我!”劉靜不樂意地反駁。

 

 

“外婆去啊。小姨說你去我也能去。”金錦眨巴小眼睛一臉買乖,他對溜冰渴望已久。

 

 

“好吧好吧,去去。”王芹受不了自己小孫子的目光,一臉臉慈愛地答應下來。

 

 

“噢!奶奶同意了,太棒了!”

 

 

“哎呦,慢點兒小錦。”

 

 

“走吧,時間不早了咱們該去現場了。”

 

 

大家歡聲笑語,氣氛無比溫馨。

 

 

聽著屋子里總算傳來大家陸陸續續離開的腳步聲,孫磊這才心有余悸松開一直捂住的服務員嘴巴。

 

 

“不要出聲。”孫磊壓低語氣,幾乎是用嘴型告訴服務員,一邊緊張把自己被弄得亂七八糟的衣服扣好。

 

 

“好。”服務員現在似乎恢復正常,不住點頭乖巧地不說話。

 

 

要不是她臉上還有之前的紅潮,孫磊都覺得剛才可能是中邪了這女人才這么如饑似渴。

 

 

忐忑在廁所里蹲著,聽見外面的門被關上,孫磊習慣性又等了一分鐘左右沒見動靜這才站起身,小心翼翼走出廁所,確定屋子里的人全部都走了,孫磊趕緊把服務員拉出廁所,打開門探頭看了看,正準備推服務員趕緊離開。

 

 

卻不想一個聲音在他身后響起。

 

 

“孫老師,你怎么在這兒?”

 

 

猛然有人說話,孫磊心臟差點兒沒停機,下意識回頭見是金宇,孫磊腦子條件反射地辯解:“我正在找你們……”

 

 

“后面的這位是?”金宇意有所指地看著孫磊身后。

 

 

隨即落在孫磊和對方交纏在一起的手。

 

 

孫磊察覺到不對,急忙松開手解釋:“這個,我妹妹……”

 

 

“我明白。”金宇不等孫磊把話說完,掛起意味深長的笑接著說:“我自然知道,孫老師何必緊張?”

 

 

馬達,偏偏這么巧……這家伙是故意的?此時此刻孫磊恨不得挖個地洞鉆進去。

 

 

實在是百口莫辯,孫磊越發覺得背后搞不好是金宇在搞鬼,心里疑惑不安,宴會也沒心情參加,直接把禮物交給劉靜離開了。

 

 文學

 

劉靜一再追問情況,孫磊卻不知道該怎么說,最后啥都沒有說就離開。

 

 

劉敏聽說這事也打電話過來問,這事孫磊咋好意思說,只能隨意敷衍。

 

 

眼下這種情況,恐怕是金宇故意針對自己設的局,孫磊暗自猜測可又沒有證據。

 

 

結果第二天,孫磊在家還沒起床,自家的門就被人擂得隆隆作響。

 

 

“誰啊?”

 

 

孫磊睡意朦朧,穿著背衫走出臥室打開門。

 

 

門外,幾個警察站在外面。

 

 

“你好,你是孫磊吧。”

 

 

“嗯……”孫磊有點兒懵,慌亂地看看幾位官爺,勉強笑道:“我是孫磊,請問你們找我什么事?”

 

 

“你好,我們接到報警說你有嫌疑偷了王芹女士的藍寶石。”警察一副公事公辦的語氣說道。

 

 

“什么?”孫磊錯愕:“我沒有……”

 

 

“那請問昨天下午你在倆點兒到達xx酒店之后,一個小時做了什么?”警察沉這里臉問。

 

 

“我在酒店……在酒店里面休息。”孫磊語塞道。

 

 

“這樣吧,還是跟我去局子走一趟吧!”警察已經不由分說上來扣住孫磊。

 

 

“等下,我穿個衣服……”眼看形勢不對勁,孫磊來不及多想,得到機會沖進屋子里發了一個信息到一個號碼上。

 

 

警察局。

 

 

孫磊一臉郁悶地站在牢房的門口,看著周圍的人臟兮兮的樣子,一向有一些潔癖的他異常覺得不舒適。

 

 

警察竟然無緣無故地把他拉進了牢房,之前的態度也是翻臉不一。

 

 

偷王芹的珠寶,完全不可能。自己都沒見過的東西,怎么可能去偷呢?

 

 

孫磊想到這里,忍不住撐著腦袋,堂堂知名孫老師,卻被人污蔑成了這個,雖說他的心思千回百轉,確實也跟那方面有點關系,可是,卻被人倒打一耙。

 

 

肯定是誤會!

 

 

“冤枉啊!”孫磊抓住鐵欄桿,無比憋屈地喊著。

 

 

可是任憑他喊破喉嚨,也沒有來回應自己。

 

 

算了,喊了一陣子,孫磊放棄了。坐到旁邊的長椅上灰暗地看著頭頂的天花板思考著栽贓他的人可能是誰。

 

 

思來想去,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金宇。但,他也想不通金宇出于什么目的,難道是單純報復,報復他和劉敏關系不清楚?

 

 

一切的原因只能等自己出去才知道。也不曉得對方收沒收到自己的消息。

 

 

胡思亂想地在牢房里面呆了一天,進來了個新人,這人只見他臉蛋紅得像個猴屁股,全身瘦小,看起來年紀不大。直到他被警察推進來后,跌倒在地上,吃了一嘴的泥巴,含糊不清的罵著一些臟話。

 

 

“兄弟,你能消停些嗎?”

 

 

這間牢房里關著的不僅有他,還有另外一個男人,那男人顯然是剛剛睡醒,一臉厭世模樣,被人吵醒特別不爽。

 

 

孫磊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心里不自覺的撲通撲通直跳。孫磊也覺著奇怪,這人似乎從他一進來,就一直睡著的,也不知道他是有多瞌睡?竟然能睡這么久,簡直開了他的眼界。

 

 

“關你屁事!”

 

 

瘦小男人顯然是人小氣盛,不喜歡聽別人說自己的不是,脾氣有些沖。

 

 

“兄弟,你是怎么進來的?”

 

 

還沒有等瘦小男人回答,外面的警察先行開口了:“他是犯了強奸罪。”

 

 

“三號。你跟我出來,有人找。”

 

 

有意思。孫磊正打量這倆個犯人,總算找到一絲打發時間的樂趣。鐵門從外面被打開的警察指名道姓說著。

 

 

孫磊有些錯愕的指了指自己,不確定警察說得是自己:“是我?”

 

 

警察有些不耐煩,指著孫磊就說:“是你,沒錯,跟我走。”

 

 

看小警察這態度,孫磊嘆了口氣,想自己做孫老師從來別人都是客客氣氣,如今卻給一個警察臉色,一時間心里憋屈得慌。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瘦小男人見到警察就要走了,連忙抓住門,扯著嗓子一個勁的喊著。

 

 

瘦小男人的聲音很吵,剛剛睡醒的男人顯然是看多了這樣的場面,搖了搖頭,緊了緊被子,把自己整個頭埋在了被子里面,像是就這樣能把自己隔絕一般,翻了個身,繼續睡覺。

 

 

帶著孫磊準備離開的警察拿著電棒就直接架在了瘦小男人的身上,毫不留情地把瘦小男人甩在了地上。

 

 

“給我老實點兒!”警察惡聲放下幾句警告的狠話,才帶著孫磊離開。

 

 

一直跟著警察,直到帶著他走到了前廳,前廳警察竟然把他的手銬解開了。

 

 

孫磊驚訝的看著他,“這?”

 

 

“有人保釋你,你可以走了?”

 

 

孫磊對這意外了然,應該是那個人來了。

 

 

走出局子,孫磊看著天上的太陽忽然覺得頭暈暈,走出了警察局大門。

 

 

見到有一輛小轎車停在門口,車里的人還探出一個頭過來向他招了招手。

 

 

孫磊嘴巴一抽,忙走到小車前面,站到他窗口,直接問:“這是怎么回事?”

 

 

“你是準備在外面站著說還是在里面坐著說?”

 

 

里面的人笑了笑地,孫磊想了想,打開了車門,一屁股坐在了墊子上。

 

 

車子里一陣子的安靜,最后還是孫磊的聲音打破了沉寂。

 

 

“你小子今天倒是挺迅速啊!”

 

 

“是。朋友有難我可不得早點兒,你這身子骨我清楚,搞不好你會散架。”男人笑道,語氣難掩揶揄。

 

 

“張重,嘴巴賤度見長啊!”孫磊忍不住給他一拳。

 

 

這個人正是孫磊的好友,一起供事多年的張重,之前倆人關系就特別好。

 

 

不過,孫磊總覺得他這人表面正經其實很悶騷。

 

 

果然,張重促狹地看著他說:“為什么會進監獄?”

 

 

不提還好,一提孫磊就來氣,一巴掌拍在大腿上:“媽的,老子從小到大都沒有坐過監獄,教書育人這么多年也沒遇見過這樣,現在倒好,竟然去局子里面呆了,我這心遇誰就跟誰急!”

 

 

“你進警察局不會沒有原因吧?”張重奇怪瞄瞄孫磊:“應該奉公守法的老孫老師怎么會進局子……背后令人深思啊!”

 

 

孫磊沉默,他想到自己的猜測。

 

 

“你有懷疑對象么?”張重打量孫磊的表情,詢問道。

 

 

“我有,但不確定,需要回去確定一下。”孫磊轉動視線,卻見到腳下車座下有個盒子,盒子里一角露出一個東西,探手一抽是幾張照片,吸引他的并不是其他,而是這上面的人,正是他所認識的……

 

 

“王芹?”孫磊把照片拿到眼前來看,更加確定了照片上的人就是王芹。

 

 

自己的朋友是哪里得來的照片?難不成?

 

 

“別動,那是我客戶資料!”張重緊張地搶過來。

 

 

孫磊眼里閃過一道懷疑的光芒,拿著照片問他:“你認識她嗎?”

 

 

“不認識。”張重立刻說。

 

 

聽到他這話,孫磊更加確定了他只是被人雇傭了,排除其他人在外,若說是誰會監督王芹的話,那就只能是她有什么價值了……

 

 

孫磊摸摸下巴,看向他,問:“你別瞞著我了,你沒見我想著想著頭就痛了嗎?”

 

 

“哪里痛了?需要我幫你揉一下嘛?”張重顧左右而言他,朝著孫磊狀若猥瑣一笑,就準備伸過來手。

 

 

“把你的咸豬手拿開,我喜歡的可是妙齡美貌溫柔賢淑美女,不是你這種硬邦邦的男人。”孫磊不解氣地強調地說:“我看你是做私家偵探做的連性取向都分不清了,你不會……”

 

 

欲言又止,孫磊看到張重皺眉便更加故意地笑道,眼里透著幾縷懷疑:“還是處男之身吧?”

>>>>本文 《全能家教》全文在線閱讀<<<<

九龍心水二肖二码免费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