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娛樂?2019-10-17 16:39 的文章

啊疼出去太大,能讓我下面流水的黃文片段,公主大臣輪流研磨,抓著蘿莉的馬尾瘋狂輸出小說

 宋苒不開口還好,這一開口,那帶頭的人雖然沒有說什么,一旁橫著棒球棍的青年卻著了急:“臭娘們,我哥跟你好好說話是看得起你,你別給臉不要臉!”

 

老劉原本還只是站在一旁,聽見這聲音,一下子就明白宋苒這是說錯了話。

 

 

他急忙沖了上去,想把宋苒攔下來,再和那人說幾句好話。

 

 

不過老劉沒有想到,他這么一個大高個兒沖了上來,頓時也嚇了那年輕人一跳。

 

 

棒球棍下意識地揮了過去,正中老劉的太陽穴連著往后一片的腦袋殼,這一擊太重,老劉一下就暈了過去。

 

 

那青年頓時愣住了。

 

 

他沒想到,自己就是揮了一棍子,竟然就把老劉打成了這樣。

 

 

都說酒壯慫人膽,他敢動手不過也是憑著剛才那一股子勁兒,此刻老劉躺在了地板上,他反倒慌了神。

 

 

“蠢貨!”那帶頭大哥一巴掌就扇了過去,“來之前我說過什么?先禮后兵,我告訴你,下次再不聽話,你打死人絕對沒人保你。”

 

 

那青年也慌了,連忙結結巴巴地道歉:“對,對不起,哥,我錯了。”

 

 

男人不為所動,只是又看向了宋苒:“我的人我自己會教訓,不過,欠了錢就得還,我們也不是什么能一直和你們磨嘴皮子的好人。今天呢,看在你一個女人也不容易的份上,先放你們一馬,明天這個時候再湊不起錢,那你就早些給劉順和你自己安排后事吧。”

 

 

說完,男人就率先轉身回到了電梯間。

 

 

看著他們消失在自己的視線范圍之內,宋苒徹底癱倒在了地面上。

 

 

她跪坐在老劉身旁,不知怎么的,眼淚就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樣砸了下去。

 

 

她只覺得自己太悲哀了,她原本以為自己和劉順之間除了那一點點小問題,絕對不會有其他的障礙,至少不會有像張若瀾和她的丈夫那樣的事情發生。

 

 

可是,原來他們也沒差多少。

 

 

至少若瀾的日子還有個盼頭,她,她卻連光都看不見了。

 

 

讓她拿什么來給劉順還幾百萬的欠款?就算是賣了她,也不可能賣得出來吧。

 

 

宋苒哭個不停,半晌,才終于想起被她抱在懷里的老劉還暈倒著,她才匆匆找出手機喊了救護車過來。

 

 

老劉這一暈,就是大半天,直到傍晚時分,他才終于醒了過來。

 

 

如果不是因為大夫打了保票說老劉可能只是因為腦震蕩才醒不過來,外傷并不嚴重,宋苒這才能靜得下心來等他。

 

 

病床上,老劉只覺得自己全身上下都好想要散架了一般,尤其是左邊的額頭,好像腫了一塊大包。

 

 

宋苒在他的病床邊睡著了,老劉一醒來就看到了宋苒還帶著淚痕的睡臉。

 

 

雖然頭疼欲裂,可是老劉還是能夠想明白,這樣的情況下,他不能再裝瞎了。

 

 

以前的生活因為弟弟的工作還不錯,宋苒自己也爭氣,所以他從來都沒有覺得自己帶給弟弟和宋苒的負擔有多大。

 

 

可是現在,既然他都已經能夠看見東西了,劉順又犯下了這樣的大錯,他怎么能繼續裝下去呢?

 

 

劉順的情況顯然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也就是說,他徹底染上了賭博,還欠下了幾百萬的債務。至少,以前的生活可以說是一去不復返了……

 

 

他必須得工作,找一份新的工作。

 

 

宋苒緊緊皺著的眉頭忽然動了一下,下一刻,老劉就看到她的睫毛輕輕扇動起來。

 

 

宋苒醒了,看到老劉那明顯在看著自己的視線,她竟一時愣住了。

 

 

“哥,哥你能,看見了?”

 

 

宋苒張大了嘴,不知該做出怎么樣的表情來面對這樣的情況。

 

 

老劉的眼睛雖然不是天生就瞎,卻也已經有那么多年沒有見過東西了,驟然恢復光明這樣一件事讓宋苒又驚又喜。

 

 

她也并不猶豫,下一刻,她就沖了出去。

 

 

不多時,醫生便跟著老劉走了進來。

 

 

給老劉做了一番檢查,又建議了他去看專業的眼科醫生,病房內就再一次恢復了寧靜。

 

 

“真好!”宋苒也欣喜不已,可是下一刻,她就想起了眼下是什么情況,頓時又沮喪起來。

 

 

老劉看著宋苒的樣子,只是暗自嘆了口氣。

 

 

他知道,眼下不比以前,如果繼續瞎下去,被劉順趕出家門也不是不可能,那樣一來,他和宋苒也就再也沒有關系了,再想要做什么,就更不可能了。

 

 

不過,這些都是次要的。

 

 

老劉還在想要怎么宋苒解釋自己恢復視力的事情,宋苒就忽然開口了。

 

 

“哥,剛剛大夫在外面跟我說,你可能是因為受到創傷,所以反而讓視神經恢復正常了,”宋苒苦笑著,“這也算是,因禍得福吧?”

 

 

“小苒,”老劉欲言又止,實在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就在這時候,病房門忽然被推開了,老劉一抬眼,就看到了埋著頭走進來的劉順。

 

 

劉順的腳步聲驚動了宋苒,宋苒一看到是他,整個人緊繃了一天的情緒就徹底崩潰了!

 

 

“滾!劉順,你給我滾!”宋苒尖叫起來,眼淚也忍不住地再一次滾了下來,“你有什么臉來找我們,啊?高利貸你也敢借,你是瘋了嗎!”

 

 

劉順只是低著頭,也不敢看宋苒:“小苒,是我錯了,對不起,我。”

 

 

“別說了,劉順,我真沒想到你會是這樣的人,”宋苒打斷了劉順的話,“我終于明白你為什么就惦記著孩子了,原來你是把那當成你還債的工具!”

 

 

劉順原本還在不住地道歉,聽到宋苒說了這種話,他猛地抬起了頭:“要是你現在懷孕了,有了那套房子,我現在還會是這樣嗎,啊?還不都是你害的!”

 

 

劉順這段時間心事重重,又時不時要東躲西藏避開催債的人,本來就一肚子火。

 

 

而且,在他眼里,他已經道了歉,宋苒就該感激涕零地原諒他才對,何曾想一向溫柔的宋苒竟然會是這樣的態度。

 

 

一旁,宋苒更是覺得劉順不可理喻!

 

 

“你自己不行能怪誰,要是你行的話孩子早就能打醬油了!”宋苒怒道,“怎么,是我想這么多年都沒個孩子么?”劉順驟然被揭穿痛處,更加生氣了:“我不是不行,就算精子存活率低也是有機會懷上的。這么久你沒懷上說明你也是個爛貨,說不定都是因為你!”

 

 

這樣的話,頓時讓宋苒眼中的淚水徹底失控了。

 

 

她怎么可能會想到,自己從來都溫柔體貼的丈夫竟然會一朝染上賭癮,還說出這樣的話!

 

 

一旁,老劉也聽不下去了。

 

 

劉順的性子他知道,怎么會是這樣的呢?這樣的話,以前的劉順絕對不會說出來。

 

 

果然,黃賭毒全都是沾不得的妖魔鬼怪!

 

 

但是三人都在氣頭上,老劉也顧不得劉順的心情,只想阻止他繼續說難聽的話出來:“順子,住嘴!你怎么能說這種話呢?你只是欠了錢而已,這都可以解決,怎么能連小苒都罵!”

 

 

劉順卻并不領情,只是冷笑著:“小苒?叫得倒親。怎么?哥你是不是和宋苒有感情了,才這么維護她?我早該明白的,我早該知道,你們兩個搞到一起去了,說什么人工授精,你們就是一對奸夫淫婦!”

 

 

劉順的言辭越來越激烈,到最后,竟然是以怒吼的姿態說出了那個詞。

 

 

老劉越聽越氣,恨不得把床邊的手杖砸到劉順腦袋上去。

 

 

宋苒也頓時睜大了眼睛,手也不住地顫抖著。

 

 

是,她是想過一些不好的事情,可是如果她做過了,此刻她都不會因為劉順的話而這么生氣。

 

 

可是這么長時間過去,她根本就沒有跟老劉發生實質性的關系,又怎么可能會認劉順這樣惡毒的指責呢?

 

 

“混蛋!”宋苒說著,就把一旁床頭柜上的水果砸在了劉順身上,“你說的這是什么混賬話?你當我宋苒是靠著你活的么,自己一天到晚小心思不斷,你還要把那些齷齪的念頭安在我身上?當初要不是因為覺得你脾氣好,知道疼人,你以為我會跟你在一起?”

 

 

劉順冷笑著,一臉“被我看穿了吧?惱羞成怒了吧?”的表情,讓宋苒恨不得砸過去的哪些水果都是鐵的銅的。

 

 

宋苒越想越憤怒,話也越說越過火起來:“你現在這個樣子,哪里還有以前的半分模樣!我告訴你劉順,你想找誰生孩子就找誰,唯獨別找我,我要回我家,我爸我媽說的對,你那些好處都是裝出來的,我要跟你離婚!”

 

 

劉順聽此,頓時也怕了。

 

 

他一開始敢借高利貸,不過也是知道宋苒家里條件好,怎么也能托他一把,哪里會想到一向溫柔小意的宋苒敢跟他提離婚呢?

 

 

可是,他現在距離被逼到絕路上只差那么幾個契機而已,所以現在的劉順,能夠做出來的事,說出來的話,全都遠遠超過了他以往給自己設置的底線。

 

 

劉順深吸了一口氣,冷靜地把自己早就準備好的說辭拿了出來:“小苒,我不是威脅你,但是,你就算要離婚,這份欠款也是咱們夫妻兩個人的共同債務。在把錢還清之前,你休想跟我離婚。”

 

 

宋苒再次被劉順的無恥言論驚到了,整個人都不敢相信,這竟然是劉順會說出來的話。

 

 

她從來都不知道,劉順竟然會做出,和他一直在嘴上痛罵著的張若瀾的丈夫相差無幾的事情……

 

 

老劉也憤怒了。

 

 

他原以為自己的弟弟千好萬好,卻沒想到,他會干出這樣的事,還能說出這樣的話。

 

 

以往那個溫和敦厚的弟弟仿佛變成了惡魔,讓老劉心寒無比。

 

 

老劉哆嗦著把自己的錢包拿了出來。

 

 

他雖然瞎,卻也在年輕的時候做過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再加上爸媽留下來的一部分遺產,老劉也算是小有積蓄。

 

 

但是,他現在不準備要了。

 

 

 文學

“順子,從今往后,我沒你這個弟弟!”老劉怒吼著,把錢包里的銀行卡拿了出來,“密碼你知道,這些錢就當我償還你照顧我這幾年的情義,現在,你滾吧!”

 

 

劉順被那張銀行卡當頭砸了一下,卻只是猶豫了一瞬,就從地上把它撿了起來。

 

 

他臉上的表情有些青紅不定,額頭上滿是暴起的青筋,半晌,劉順終于抬起頭紅著眼睛看向了老劉。

 

 

“我還不想有你這個哥呢,”劉順咬牙切齒地看著老劉,“一個瞎子哥哥,你以為我這么多年不覺得丟人?!更何況咋兩本來就不是親生的,你該滾哪兒滾哪兒去,以后也別來我家了!”

 

 

“劉順!”宋苒尖叫著,忽然用力把一旁的提包摔到了劉順身上,“你還是人么!”

 

 

她原本還因為劉順的話愣了那么一會,可是劉順和老劉的對話一下就提醒了她。

 

 

她何必要感到傷心和難過呢?現在的劉順,就是個徹頭徹尾的人渣!

 

 

他賭博借了高利貸這種事,是不可能算作夫妻共同債務的,宋苒好歹也是大學畢業,這點道理她也差不多明白。

 

 

只要聯系律師就可以了,宋苒的手顫抖著,一直把劉順趕到門外去,才狠狠地拍上了門。

 

 

劉順大約也是知道自己理虧,雖然叫囂了幾句,卻沒敢跟宋苒動手,只是一個勁的威脅著宋苒。

 

 

這讓宋苒更傷心了。

 

 

他們這么多年夫妻,就算是養條狗都養出感情來了,誰會想到,劉順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呢?

 

 

看著宋冉氣得直哆嗦的模樣,老劉也很無奈,卻做不了什么。

 

 

宋苒也沒管現在是幾點,把劉順弄出去以后就拿出手機來撥了幾個電話。

 

 

老劉只能保持安靜,聽著宋苒打電話給朋友們找靠譜的律師,又跟律師咨詢這種情況下離婚的相關問題。

 

 

一直等到宋苒打完電話,老劉才開了口:“小苒,你要不先找個地方休息吧?跟我一起在醫院待著也不是回事,反正明天我就能辦出院手續了。”

 

 

今天他一直沒有醒來,不好占著急診的病床,宋苒就索性給他辦了住院手續,把老劉放在了這間外科病房。

 

 

宋苒已經很累了,聞言,也只是眼皮都沒抬地坐在椅子上嘆了口氣:“那我找個朋友去她家住一晚,哥,你打算怎么辦?雖然你能看得見了,可是眼睛剛剛復明,怎么也得有錢去找宋醫生看看。你不該把那錢給劉順的。”

>>>>本文 《都市逍遙行》全文在線閱讀<<<<

九龍心水二肖二码免费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