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娛樂?2019-10-17 16:38 的文章

交換系列束縛小說,在辦公室里揉護士的胸文章,受后面塞東西上公共汽車,被吃奶跟添下面特舒服

 眼看著何潔捂住那兒那么痛苦,孫斌心里就有些過意不去。

 

如果他不是貪圖跟白玉蘭再做一次,何潔也就不會受到這種傷害了。

 

 

所以他感覺很愧疚,很對不起何潔,伸出手來就想替何潔給揉揉。

 

 

直至何潔一把將他的手給拍開,他這才反應過來,女人那里是不能亂碰的……

 

 

只是,何潔又表現的那么痛苦。

 

 

于是他對何潔說道:“嫂子,玉蘭嫂子是醫生啊,她能幫你解決痛苦吧?”

 

 

何潔忙使勁搖頭,她堅決不肯出去找人看。

 

 

這事太丟人了,寡婦門前是非本來就多,這要是再傳出去,她以后還怎么做人啊?

 

 

孫斌大概也琢磨透了這層意思,所以沒有再勸何潔。

 

 

可看到何潔這么痛苦,他真的是心有不忍。

 

 

于是就說道:“嫂子,讓我幫你揉揉吧,我小時候那也被碰到了,咱娘給我揉了揉就好了。我幫你揉揉,你肯定也會舒服些的。”

 

 

這不是事實,事實是孫斌當時碰到的是腳踝,有半吊子推拿手藝的老爹幫他給揉弄的。

 

 

他后來也學了點,但是這些顯然不能跟何潔解釋,他是個傻子,所以只能用傻子的方式,而且還篡改了人物,這樣也會讓何潔心里松快些,畢竟是親人揉弄,不涉及那個方面。

 

 

想來也正是因為這句話,所以才改變了何潔的心思。

 

 

她想了又想,那里又特別的疼,所以才輕輕抬起了小手,臉紅的同意了。

 

 

被孫斌給扶到床上后,何潔躺在大床上,羞羞的扭轉過頭到了一旁,隨即更是把兩腿岔開。

 

 

“小斌,你幫嫂子揉這里的事情,可跟誰也不許說,聽到了嗎?”

 

 

如果是平時孫斌就會借機挑逗下何潔,但這會兒真是顧不上了。

 

 

他忙一口答應,然后伸手掀起了何潔的裙子。

 

 

何潔本想阻止,想讓隔著裙子按,白皙小手都給伸出來了。

 

 

但后來終究還是又放下,她想著反正之前洗澡的時候該看的都看了……

 

 

下一刻,裙擺掀開,何潔那雙修長的玉腿就徹底暴露在孫斌的視線中。

 

 

好白嫩,好修長,白玉蘭的那雙腿即便上穿上黑色絲襪,都比不上何潔的腿半分性感。

 

 

看那條大腿,好緊致,肌膚好細膩,而且沒有半分贅肉,看著都覺得過癮。

 

 

而當中間的地方就更刺激了,想來是剛才跟郭長江掙扎打斗的緣故,那條黑色的薄透小褲褲都勒進去一些,讓原本就清晰的輪廓此刻變得愈發顯眼,幾乎跟不穿一樣。

 

 

孫斌忍不住的吞了口唾沫,然后身上摸上了何潔的那里。

 

 

當感受到有根火熱的手指不安分的往自己那里碰去的時候,何潔羞的急聲阻止。

 

 

“小斌,不要把手指放到嫂子那里面去,不要!”

 

 

孫斌很尷尬,但卻又不好表現出來,只能解釋說,“我沒有啊嫂子,我想幫你把小褲褲給勾出來。。”

 

 

何潔要羞瘋了,白皙小手趕忙把臉蛋兒給捂住,滾燙滾燙的。

 

 

她不敢開口了,也不知道這種時候還如何開口,她只能任孫斌在她那撫弄。

 

 

只是幾下下去后,疼痛雖然減少了,可是那種火熱又麻癢的感覺卻是緊接著升騰起來。

 

 

“小斌,小斌……”

 

 

急促的嬌息聲中,何潔嚶聲呼喚著孫斌的名字,但是卻沒有說出半點有實質性的內容。

 

 

孫斌也沒問喊自己干什么,他知道何潔這是情緒所導致的,她那地方受不了了。

 

 

其實何止何潔那里受不了,他感覺自己那地方也受不了了。

 

 

嫂子這里真美啊,他都想把嘴巴湊上去。

 

 

只是嫂子這會兒那里還疼著呢,他不忍心再去糟踐,所以就只是很規矩的拿手撫弄著。

 

 

幾分鐘過去后,何潔的嬌息越來越急促,隨即更是忽的坐起身來,猛地抱住了孫斌腦袋。

 

 

“小斌,快,快,再快點,嫂子要好了,嫂子那里要好了,好舒服,好、好、好……啊~!”

 

 

伴隨著歡暢銷魂的嬌吟聲,何潔嬌軀一陣的顫動。

 

 

在顫動的同時,孫斌甚至都感覺到有什么東西落在了自己手中。

 

 

他當時就興奮到不行了,心頭的欲望火焰再也難以壓制。

 

 

“嫂子,嫂子你那里,我想嘗嘗!”

 

 

話撂下,心中斥滿躁動的孫斌就把腦袋給埋了下去。

 

 

“不要,小斌不要,你不可以吃嫂子那里,你不可……啊~!”

 

 

何潔焦急的再三阻止著,可依舊沒有耽擱孫斌把腦袋湊到她那里去。

 

 

那一瞬間,她感覺自己這兩年死去的身子終于又活了過來,又一次重新感受到了男人的火熱。

 

 

而且那種火熱瞬間就點燃了她無限的渴求,讓她再也難以壓制。

 

 

也不知哪來的力氣,她猛地一下子就把孫斌給掀翻在了床上,隨即更是調轉身子,把自己那兒懟在孫斌頭上,自己的雙手則迫切的解著孫斌的腰帶,直把褲子給褪下。

 

 

當看到那她此刻最需要的東西時,何潔眼睛里面直要冒火。

 

 

她真的受不了了,她太需要了,太渴求了。

 

 

于是都沒有經過任何心里糾結的,她直接就把腦袋湊了上去,貪婪的品嘗著孫斌的味道。

 

 

這一刻的孫斌,更是舒服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雖然動作很生澀,但這充分證明了嫂子根本沒有做過那種事情。

 

 

所以他好高興,這也算是某種程度上占有了何潔的第一次。

 

 

想著這點,孫斌就賣力氣了,雙手還扒住了那雙性感白皙的大腿,狠狠的揉弄著……

 

 

倆人足足玩了半個小時的時間,何潔終于起身了。

 

 

望著躺在床上依舊威力無比的孫斌,何潔雙手反扣向了背后的拉鏈。

 

 

“小斌,原諒嫂子,嫂子真不是故意的,可是嫂子真的受不了。你那里好過癮,嫂子那里好難受,嫂子真的怕對不住你哥,跟別的那人好了,所以只能讓你來幫我。”

 

 

“你就當是做個好人好事,滿足了嫂子吧,讓嫂子再嘗嘗做女人的滋味,讓嫂子再感受下那東西填充進身子的滿足,好嗎?嫂子謝謝你了,嫂子謝謝你了!”

 

 

這時候的何潔,嘟嘟噥噥的就像是個傻子一樣。

 

 

但孫斌明白,何潔不是傻子,她是性趣已經提升到了極致,她再也忍受不了。

 

 

所以她需要做那種事情,她需要自己去滿足她,給予她女人本該應有的所有快樂。

 

 

所以他傻乎乎的笑著,什么也不說,什么也不做,只能何潔自己坐上來。

 

 

這樣,何潔主動放開自己,以后就不會有什么心里障礙了,他們兩個更能快樂的在一起。

 

 

下一刻,隨著何潔的小手輕動,有拉鏈被拉開的聲音響起……隨著拉鏈的拉開,何潔的雙手開始往下褪起了裙子。

 

 

先是性感的鎖骨露出,隨即又是白皙的香肩外露,緊接著堅挺的飽滿上半片開始暴露在外。

 

 

盡管孫斌都已經見識過了,可這會兒見到一點點的暴露在視線中,還是忍不住的興奮著。

 

 

眼瞅著那兩蓬堅挺的飽滿就要徹底顯露出來了,可哪成想,就在這時有開門聲響起。

 

 

我曰,這是誰啊這是,不知道這緊要關頭不能被打擾嗎?

 

 

透過里屋窗子,孫斌看到沈穎拎著一箱子央視廣告中經常播出的保健品過來了。

 

 

何潔顯然也看到了這點,趕緊著急忙慌的把裙子穿好,更是彎腰在衣柜下面找東西。

 

 

孫斌邊穿褲子邊納悶,衣柜下面有什么東西,找啥呢?

 

 

穿好衣服后,孫斌下了床穿好鞋子,然后沈穎也就進屋了。

 

 

將保健品放下后,沈穎說道:“不好意思啊姐,雖然我跟郭長江沒有夫妻之實,但他終究在名義上是我的丈夫,所以這個醉我得替她來陪的。”

 

 

何潔忙站起身來,赧然笑著,表示沒有什么,并感謝沈穎剛才救了她。

 

 

倆人客套了一會兒,然后沈穎就看看何潔紅潤的臉龐,又看了看孫斌,再重新看回何潔。

 

 

“姐,你的臉怎么這么紅呀?”

 

 

沈穎是經歷過人事的女人,當然對這種紅潤會很熟悉,所以她剛才才會看孫斌。

 

 

而何潔更是精明,她詫異的摸摸臉,“沒有吧?哦,可能是剛才彎著腰找東西,憋的吧!”

 

 

沈穎恍然,剛才她進屋的時候,何潔確實是在衣柜前彎著腰,想來自己真的是誤會了。

 

 

竟然誤會傻子孫斌和何潔發生那種事情,這也太荒謬了……

 

 

而孫斌這時候真是佩服何潔,這得啥智慧啊,才能瞬間考慮到那么周全還想到解決辦法。

 

 

服了,他真是挺佩服何潔的。

 

 

在家里聊了會兒后,沈穎就走了。

 

 

望著她那婀娜的倩影,那走起路來一搖一擺的香臀,孫斌有些心神蕩漾。

 

 

這具嬌媚而性感的小身子他很喜歡,要是有一天能得到她,肯定好爽。

 

 

而且沈穎的聲音還那么甜膩,叫起來肯定會特別銷魂的。

 

 

只是對于沈穎的覬覦,孫斌可不光是針對她的身子和容貌,更是針對她的身份。

 

 

她沈穎是郭長江的媳婦兒,雖然父母去世的時候沈穎還沒來這個村子,但是兩人在一個院子里生活了那么長時間,多多少少應該也會知道些什么吧?

 

 

即便是郭長江嘴巴特別嚴實,啥都不說,但假如自己把沈穎勾搭到手,這樣是不是就可以借用郭長江懼怕沈穎這點,從而讓沈穎幫自己套取出當年父母和大哥去世的真相!

 

 

 文學

心里想著這些,孫斌開始惦記上了,他惦記著到底該使個什么招,才能把沈穎給弄到手。

 

 

只是眼下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續接跟何潔的曖昧刺激。

 

 

他興奮的回到了屋子里,然后傻笑著望向正準備做晚飯的何潔,“嫂子,我給你。”

 

 

何潔微愣,“你給我啥啊?”

 

 

這下輪到孫斌發愣了,“剛才你不還管我要呢么?雖然我也不知道你啥,但是只要你要,只要我有,我都愿意給你。”

 

 

何潔頓時醒悟過來,臉色斥滿緋紅。

 

 

這時候的她已經褪去了那種欲望火焰,自然也就不會多想些什么了。

 

 

擺擺手,她繼續做飯,“小斌,沒事的,嫂子這會兒好了,不要了。”

 

 

當欲望的火焰退卻后,剩下的便是更牢不可破的理智。

 

 

連這次這么旖旎的事情都撐過去了,以后想要再破何潔的身子,那可真是難上加難了。

 

 

孫斌很是無奈,可是何潔不要他又不好強迫,只能自認倒霉。

 

 

心里忿忿想著,以后肯定得拿沈穎的嬌媚小身子給補上,必須補上!!!

 

 

晚上十一多的時候,孫斌出了自己屋子,來到屋子西南角準備撒尿。

 

 

可剛剛解決完的,他就聽到有輛小汽車由遠及近的行駛過來,隨即更是駛向了村尾。

 

 

村尾是郭長江的家,而那片住戶里也沒人家里有小汽車。

 

 

思來想去的,孫斌提好了大褲頭,然后回屋拿上鑰匙悄悄的除了家門。

 

 

他得過去看看,這大人物到底是誰,跟沈穎是什么關系,跟郭長江又是什么關系。

 

 

最重要的是,他得看看這個大人物,跟他父母和大哥的死,是不是也有關聯!

 

 

一路小跑來到村尾,然后孫斌就看到了一輛黑色的奧迪A6L,車牌數字還是3100開頭的。

 

 

在他們這邊,3100X都是市里南坤集團公司領導的車子。那車里坐的人……

 

 

見車室內燈亮了,里面還有只手拿著手機在打電話,孫斌趕緊藏在一棵大樹后面。

 

 

等了大約三分鐘后,車內終于下來人了。

 

 

下車的人穿著白襯衣黑色西褲,只不過身材有些臃腫,目測怕是得有小三百。

 

 

將手機塞進褲兜里后,他四下打量,確定無人后這才鎖上車門,來到了郭長江門口。

 

 

都沒聽見開門的聲音,在那個胖子進去后,閉門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想來是早有人開門在那里等著了,直等他進去后才把門給閉上。

 

 

孫斌很是納悶,這胖子到底是誰呢?

 

 

是南坤集團的無疑了,但他也不看地方新聞,自然也認不出南坤集團里面的領導。

 

 

沒有再想更多,他趕緊從大樹后面跑出,來到了郭長江的屋子后面。

 

 

路上還撿起了幾塊磚頭,本就不高的后窗戶,立起磚頭來踩上后,剛好夠他眼睛觀望。

 

 

透過窗子,他看到郭長江諂媚的點頭哈腰著,伺候著那個胖子。

 

 

更是隱約聽到‘劉副總’也不知道是‘柳副總’這個稱呼,官還不小。

 

 

只是那位劉副總根本沒有搭理郭長江,直奔西邊的屋子就去了。

 

 

伸手試著開了幾下門鎖,那房門竟然還反鎖著,于是劉副總又敲起了房門。

 

 

“穎穎小寶貝兒,你開門啊,是我,我來找你了!”

 

 

還小寶貝兒,沈穎哪小啊,穿個T恤都快給撐爆了,還小寶貝兒……

 

 

暗暗腹誹著,孫斌從磚頭上下來,又拿著磚頭來到了沈穎那間屋子的后窗。

 

 

趴上去后,他發現沈穎這會兒正穿著粉色罩罩兒和同款的小褲褲,躺在屋內床上玩手機。

 

 

似乎還嫌棄敲門的聲音吵鬧,又把耳機給戴上了。

 

 

看起來,這個沈穎在那位劉副總的心里面很重要啊,不然也不敢這么不待見他。

 

 

正琢磨著的時候,孫斌就發現那位肥嘟嘟的劉副總,竟然從南邊爬窗戶進了沈穎房間。

 

 

也真是難為他了,近三百斤了都,竟然還能爬上一米半高的窗戶。

 

 

只是不知道爬進來之后,他還有沒有力氣伺候他的穎穎小寶貝兒。

 

 

孫斌心里惡意的想著:如果你伺候不了,我可以幫你啊,保證伺候的沈穎要死要活的……

>>>>本文 《超級邪少》全文在線閱讀<<<<

九龍心水二肖二码免费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