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娛樂?2019-10-17 16:37 的文章

老師~好快~啊~啊,老是喂我乳水我脫老師胸罩,他把我抱起來站著做,下面一整天都塞著東西的污文

 “真的嗎?那小子抓到了?”老馬十分驚詫,他沒想到吳曉燕辦事效率這么快。

 

“目前正在全力搜捕,不過邱蘭馨已經醒過來了,我們的人和她了解過,你的口供屬實,所以,你現在可以回家了。”

 

 

吳曉燕收拾了桌子物什,準備送老馬出門。

 

 

老馬稍微的愣了一下,就從椅子上很輕松的走了下來,如今案情水落石出,他剛才暴躁的情緒瞬間沒了。

 

 

瞥了眼無語的年輕小伙,老馬對吳曉燕點頭笑道,“這件事就麻煩你了,有什么情況可以隨時通知我,我會積極配合你們的檢查!”

 

 

吳曉燕親自把老馬送出了警局,不是愧疚,而是因為那種莫名的相熟感,只是一時半會兒卻記不起來,不過她并沒有表現出來,也沒有多問老馬一個字。

 

 

老馬也一樣,出門前一直和吳曉燕說著客套話,中途有幾次差點問起來,可話到嘴邊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依依不舍的告別了吳曉燕,老馬徑直去往醫院,在病房里見到了一臉蒼白的邱蘭馨。

 

 

一夜不見,邱蘭馨似乎又消瘦了,兩只大眼睛毫無昔日的風采,目光呆滯的盯著天花板。

 

 

“蘭馨,好點了嗎?”老馬心疼不已,剛準備捋順邱蘭馨額前的劉海,伸出去的手又縮了回來。

 

 

見到老馬來了,邱蘭馨無助的眼神大發光彩,旋即又俏臉一紅,吞吞吐吐的說,“馬叔叔,你,你沒事吧?”

 

 

她想到了昨晚的情景,想想都沒臉見人了。

 

 

老馬并不在意,此刻,憔悴的邱蘭馨讓他內心一陣憐惜,他甚至都有些內疚了,如果昨晚不去牛大江的家里喝酒,他就會在家里陪著邱蘭馨,那么或許酒吧里的事就不會發生了。

 

 

老馬真是越想越慚愧了。

 

 

“蘭馨,我沒事,你不用擔心,昨晚那個人是誰?你怎么會和他去了酒吧?”老馬心中有愧,對此事就更加耿耿于懷,他恨不得馬上去親自抓住那小子,將他繩之以法。

 

 

“馬叔叔,我……”邱蘭馨欲言又止,兩只玉手緊緊攥在一起,如蔥的手指捏的有些發白。

 

 

老馬見了邱蘭馨這個樣子,連聲說道,“不想說咱就別說了,你肚子餓了嗎?我回去給你做點好吃的。”

 

 

成熟的男人在面對女人時,不僅會察言觀色,而且一開口就能直達心靈,這是一種難得的體貼,恰巧邱蘭馨在張小軍那里很缺乏,當下鼻子一酸,輕聲抽泣。

 

 

老馬最怕的就是女人哭,尤其是自己鐘意的女人。

 

 

他急忙坐上床沿,用紙巾給邱蘭馨揩淚,并極其溫柔的安慰著,“蘭馨,沒事了,你別哭,這不是有叔叔在嗎?啊,別怕!”

 

 

邱蘭馨哪里感受過這般厚愛,轉眼間梨花帶雨,哭得更為兇猛,似乎要把心中的委屈全部用淚水流出來。

 

 

老馬這下是真慌了,他一把摟住邱蘭馨,一雙大手在邱蘭馨的后背上輕輕摩挲著,像哄小孩子一樣念叨著,“蘭馨乖,咱沒事,啊,別哭了,哭花了眼睛就不好看了哦。”

 

 

邱蘭馨依偎在老馬結實的胸膛,心底徒然升起一股莫名的安全感,兩只藕臂情不自禁的環抱住老馬的腰軀,不一會兒就停止了抽泣。

 

 

由于昨夜在醫院里嘔吐過,邱蘭馨身上的裙子臟了,今天一早就在護士的幫助下,換了一套新病服,里面卻掛著真空。

 

 

此時,邱蘭馨緊緊的抱著老馬,兩人的上身貼在一起,使得老馬不知不覺身體有了反應!

 

 

這可是在醫院啊,雖然病房里只有邱蘭馨一個人,但是在這種公共場所下,老馬還是相當顧忌的,他意識到自己的身體反應后,趕緊松開了邱蘭馨,以免失態。

 

 

然而,老馬松手了,邱蘭馨卻依然抱著他的腰軀,緊緊不放。

 

 

“丫頭這是?”老馬不禁有些納悶,可轉念一想,邱蘭馨剛經歷了一場變故,又獨自一人在醫院熬了整夜,心靈上肯定極度受創。

 

 

老馬頓生憐憫,又重新摟住了邱蘭馨,想著給她療傷。

 

 

可是剛摟入懷里,邱蘭馨就貼了上來。

 

 

“馬叔叔……”邱蘭馨嬌嗔一聲,在老馬的懷里扭捏著。

 

 

老馬一下子就忍不住了,低頭去看邱蘭馨,那張絕美的臉蛋上已然紅暈,此刻她微微的揚起頭,瞇著眼瞼,一張紅唇嬌艷的翕張,似乎是在等待著什么。

 

 

“蘭馨!”老馬如夢般囈語,情不自禁的把嘴湊了下去……眼見彼此的嘴唇即將貼在一起,身后卻突然傳來一道聲響,一名女護士推著儀器走進病房,“19號床的病人該做檢查了,家屬請回避。”

 

 

兩人趕緊分開,老馬尷尬的笑了笑,“蘭馨,我先回去給你煲湯,你檢查完了好好休息。”

 

 

邱蘭馨雙頰緋紅,羞答答的點點頭。

 

 

老馬剛走出醫院,便接到了張小軍的電話,他在電話里顯得十分焦急,“馬叔,你在哪兒?打你好多電話都沒打通啊!”

 

 

老馬這才想起來,昨晚在警局里關了一夜,手機什么的全被沒收了,今天一大早放出來,只顧著來醫院探望邱蘭馨,卻忘了給張小軍回電話。

 

 

“小軍啊,我手機出點故障,剛修好呢。”見張小軍還蒙在鼓里,老馬心里就有數了,自然不會把昨晚的事告訴他,畢竟不光彩,還影響夫妻感情。

 

 

 文學

“馬叔,蘭馨人呢?我一直聯系不上啊,昨晚你去酒吧找到她了么?”張小軍已經焦頭爛額了,并沒有懷疑老馬。

 

 

“哦哦,你說蘭馨啊,昨晚我去酒吧沒見著,回來的時候發現她已經在家了。”老馬心里虛,但嘴上卻很流利。

 

 

“咦?那不對啊,她的手機到現在還沒有開機呢!”張小軍頓了頓,又說,“馬叔,你回去了幫我帶句話,要她給我回個電話,謝了。”

 

 

說完,張小軍就掛了,似乎是對邱蘭馨的行為有些生氣。

 

 

老馬抹了抹嘴,老臉忒紅,他還是第一次幫人圓謊,內心忐忑不安,如芒在背,感覺就像是自己做了壞事一樣,為以防萬一,老馬又折回了病房。

 

 

進門的時候,女護士剛走,邱蘭馨的病床邊拉上了圍簾,老馬順手撩開簾子,“蘭馨啊,我跟你說個事……”

 

 

話沒說完,一具火辣的胴體就呈現在眼前。

 

 

邱蘭馨光著身子坐在床沿上換衣服……

 

 

這簡直就是人間極品啊!

 

 

老馬從未見過如此完美的嬌軀,白里透紅的肌膚,仿佛吹彈可破。

 

 

相比之下,昨晚酒吧里的光線太昏暗,老馬并沒有看清楚,而今天卻恰恰相反,病房內陽光充沛,視線極佳,邱蘭馨的嬌軀毫無保留的展現出來,像一件圣潔的女神雕塑,讓老馬嘆為觀止。

 

 

邱蘭馨最先反應過來,她神情緊張的蓋好被子,兩只大眼睛忽閃忽閃的望著老馬,臉蛋發燙。

 

 

“蘭馨,我,我……”老馬心跳急促,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

 

 

遮住身體后,邱蘭馨很快平靜下來,不慌不忙的問道,“馬叔叔,怎么了?”

 

 

見邱蘭馨沒有計較,老馬也釋然了,反正他又不是第一次撞見了,于是清了清嗓子,便把張小軍打電話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訴了邱蘭馨。

 

 

老馬的行為讓邱蘭馨萬分感動,她沒想到這個房東叔叔為她考慮的如此周全,當下,神色激動的坐起身來,對老馬說,“馬叔叔,謝謝你!你真好!”

 

 

的確,自從邱蘭馨醒過來后,她就一直憂心忡忡,發生了這樣難以啟齒的事,她最怕面對的那個人,就是張小軍了。

 

 

如今,深思熟慮的老馬卻為她一馬當先,輕松解決了她的心病,如此一來,她也好找個理由搪塞過去。

 

 

激動的心情難以言喻,一時間,邱蘭馨竟忘了自己還光著身子,從被窩里猛的坐起后,赤裸的上半身也就露了出來。

 

 

老馬看得心潮涌動,趕忙別過頭去,結結巴巴的說,“蘭馨,你,你先……把衣服……穿上……”

 

 

邱蘭馨的臉頰刷的紅了,急忙又縮進了被窩,只露出一雙大眼睛在外邊。

 

 

此刻,病房里的氣氛變得很微妙了,兩個人大眼瞪小眼,都不知道該說點什么好。

 

 

老馬畢竟是過來人,緩了緩,也就梳理好了心緒,他裝作若無其事的笑著說,“蘭馨,你趕緊給小軍回個電話吧,時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去忙了。”

 

 

邱蘭馨躲在被窩里點了點頭,目送老馬出了病房,她這才起身換上了衣服,而后打開手機,撥通了張小軍的電話。

 

 

幸好這一次有老馬幫她圓謊,否則還真是紙包不住火了,邱蘭馨隨便找個理由,然后又在電話里撒了幾句嬌,這才安撫好張小軍的心。

 

 

掛了電話,邱蘭馨如釋重負,腦海里漸漸的浮現出老馬的身影,這個房東叔叔不但細心入微,而且處事有方,和他相處總叫人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舒適感。

>>>>本文 《絕世老房東》全文在線閱讀<<<<

九龍心水二肖二码免费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