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娛樂?2019-10-17 16:36 的文章

將軍托著嬌乳撞擊嬌吟,小姐口述客人下面太粗,他昨晚弄了三四次還想要,我在做飯他在下添

 周云天心中的想法,全都展現在臉上,顧不上馬婷婷一邊走一邊與他的推推攘攘,拽著她的手臂,不由分說,朝著更深的方向走去。

 

那里四周三面圍墻,漆黑的角落,叫馬婷婷只是看了一眼,就渾身瑟瑟發抖,想著若是自己今天被拖了去,該是怎樣的后果。

 

 

“不,我不去!你讓我走!”馬婷婷也不知是哪來的勇氣,大吼了一聲,隨后打了周云天一下。

 

 

周云天吃痛,不覺叫喊一聲,手條件反射松開。

 

 

馬婷婷抓準時機,朝著明亮的地方逃去。

 

 

“臭婊子今天不把你弄到手,我就不姓周!”

 

 

周云天也是憤怒不已,伸手拽住馬婷婷的馬尾辮兒,向后扯。

 

 

馬婷婷吃痛,感覺整個頭皮都要被周云天扯下來。

 

 

周云天幾乎是將馬婷婷拖在地面,一路向后走。

 

 

馬婷婷的叫聲分外凄慘,奈何這里只是個小胡同,四面隔音,若不是史密斯今日恰巧撞見,馬婷婷的后果可想而知。

 

 

“住手,放開那個女孩兒。”

 

 

史密斯終于忍不住出手,像上一次,一拳打在了周云天的鼻梁骨上。

 

 

這一聲叫喊,可比剛才要好聽的多。

 

 

馬婷婷還在想著是誰解救自己,一抬眼就瞧見史密斯滿臉怒火,昂這頭,像英雄一樣站在她的面前。

 

 

一句話不說,一雙寬厚的手,即時伸過來,在她的面前攤開。

 

 

馬婷婷心中倍感溫暖,像是今日的陽光,全都照進自己的心中。

 

 

這時候也顧不上害羞,倫理,馬婷婷紅著臉,將自己的小手,搭在史密斯的手上。

 

 

史密斯也不含糊,雙臂用力,馬婷婷整個人,向著他的方向倒去,中間毫無阻力。

 

 

“沒事吧?”史密斯趁著安慰馬婷婷的功夫,在她的小臂上來回摩擦。

 

 

光滑的手感讓他心曠神怡,覺得今天一早上等待都值了。

 

 

馬婷婷飛快的搖著頭,害羞的她,一句話不多說。

 

 

只是將小身子藏在史密斯的身后,露出的一只眼睛,害怕而又憤怒地盯著跪在地上,捂著鼻子,嗷嗷直叫喚的周云天。

 

 

“靠,你這個死洋鬼子,難不成不想活了,膽敢打你老子,我現在我讓你知道知道,你老子我的厲害。”

 

 

周云天只是抬眼瞧見史密斯半個影子,已經不知天高地厚,沖著他大聲吼叫。

 

 

史密斯冷哼一聲,也不留什么情面,雙手揪著周云天的頭發,像剛才一樣,向上拽起。

 

 

強迫偶同自己對視,手掌拍打在他的側臉,像鼓點,鏗鏘有力。

 

 

“下次說話最好干凈點,現在你睜開眼睛看看,在你面前的究竟是誰?”

 

 

周云天還想嘴硬,史密斯接下來兩巴掌打的他是昏天黑地,鼻孔直往外冒著血。

 

 

周云天久而久之,支撐不住,雙眼冒著金星,雙腿有些發軟。

 

 

若不是史密斯拽著他的衣領,周云天直接雙膝跪地,給二人跪下。

 

 

史密斯可沒留情,那兩下子只不過幾盞茶的功夫,周云天就已經有些受不了了。

 

 

得,好漢不吃眼前虧,大丈夫能屈能伸。

 

 

對著史密斯,給他不住的磕頭,向他說道。

 

 

“對不起,這位大哥,我實在不知道原來您這么厲害,您放心,我以后再也不敢惹這位小姑娘了。”

 

 

馬婷婷一向是息事寧人,雖說是受了委屈,但現對方的認錯態度還算是可以。

 

 

再加上她不想欠史密斯太多的人情,故而勸退史密斯。

 

 

“你看人家也都誠懇的認錯了,要不這件事情就算了。”

 

 

史密斯可沒她這么好的脾氣。

 

 

哼了一聲,抬眼望了旁邊的周云天,盯著他那雙熠熠發光的雙眼,厲聲吼道。

 

 

“今天這件事情不能就這么算了,你必須磕下來,好好的給這名姑娘道個歉。否則后果你是知道的。”

 

 

給這個小姑娘道歉?這是哪有的事兒,我一個大男人,不可能。

 

 

周云天剛想這么說,一抬頭就看見對方雙眼里的火星。

 

 

這回周云天也學乖了,老老實實的跪在地上,雖心中仍帶有不愿,但還是聽話的對著馬婷婷的方向,磕了幾個頭,略帶一些賭氣般說

 

 

道。

 

 

“對不起,這件事是我錯了,我保證以后再也不來煩你了。”

 

 

馬婷婷見周云天靠近自己,心有余辜,往史密斯身后躲了又躲,身子無意當中擦碰史密斯的后背,那柔軟讓史密斯心中微微一動,有

 

 

些暗自出神。

 

 

“趕緊滾蛋,別再讓我看見你。”

 

 

只可惜前方的周云天始終是個燈泡,有他在,史密斯不好意思對馬婷婷做出什么,只好讓周云天離開。

 

 

周云天巴不得等著這句話,連滾帶爬消失在二人眼前,回歸小胡同一個安寧。我說你怎么這么笨呢?上個學都能被這種人騷擾的,以后可怎么整。”

 

 

說是憤怒,實則關心,轉過頭對著馬婷婷好一頓指責。

 

 

馬婷婷又怎會聽不出來這言外之意,感激而又慶幸的看著史密斯。

 

 

真沒想到我之前都已經那么拒絕他了,沒想到他竟然還不計前嫌,想要來幫我,看來天底下也還是有好人的,怪不得,媽媽會那么中

 

 

意他。

 

 

史密斯的大度馬婷婷的擔憂煙消云散,更快融入到他的節奏當中,微笑著搖了搖頭,用清澈的目光向他告訴,自己的安寧。

 

 

史密斯看的心中一陣悸動,剛想把手伸過去,在與馬婷婷做些什么。

 

 

誰知那邊及時打響的上課鈴,竟然響徹到,這邊聽個一清二楚。

 

 

馬婷婷如夢初醒,趕緊向學校方向跑去,匆匆忙忙留給史密斯一句:“放學再見。”

 

 

史密斯剛剛感到悔恨,怎么沒早點兒動手,這最后的一句話讓他重新振作起來。

 

 

細細想著,或許這是馬婷婷留給自己的念想。

 

 

放學,史密斯如約而至。

 

 

一打眼兒就在人群中,看見馬婷婷的身影。

 

 

或許也是這二人太有緣分。

 

 

馬婷婷正值青春靚麗之時,梳著高馬尾,一蹦一跳,背著小書包,白色的襯衫,陽光下顯得更加干凈整潔,整個人也變得熠熠生輝。

 

 

 文學

“老師,你來了。”

 

 

馬婷婷整天還在憂心,史密斯會不會按照自己的約定,放學來到這里。

 

 

誰知門口那高大的人影,讓馬婷婷所有的憂愁得到了解脫。

 

 

在同學們羨慕而又妒忌的目光中,馬婷婷微笑著走到史密斯的面前。

 

 

輕輕踮起腳腳,似乎要與史密斯平視。

 

 

史密斯看出馬婷婷的心思,主動向后退了半步,和馬婷婷相差不太多,伸出手摸了摸她頭頂的碎發。

 

 

“當然了,我們的小公主殿下,主動要求我接你放學,我這個老管家怎敢不從。”

 

 

史密斯說笑著,紳士般向他伸出自己的右手,馬婷婷先是一臉的震驚,隨后嬉笑的,捏起指尖,在史密斯的皮上輕輕揪下一塊,左右

 

 

一擰。

 

 

痛感讓史密斯瞪大雙眼吱哇亂叫:“公主殿下可得饒命啊。”

 

 

二人說笑著,一路上十分歡快往家走去,一直在討論今天學校里發生的種種。

 

 

許是今天馬婷婷的心情格外美好,話也比平日多了許多。

 

 

可以和史密斯一起探討題目,也可以像朋友一樣,吐槽學校老師種種。

 

 

陽光之下,看著馬婷婷一臉的笑意,史密斯頓時感覺年輕了好幾十歲,忍不住跟著她一起蹦蹦跳跳。

 

 

打開門,家中的寧靜讓史密斯放下心來,還好,孫玉梅現在不在家。

 

 

馬婷婷最近十分的上進,幾乎不給自己留任何休息的時間,主動要求和史密斯快一點進入今日的課程。

 

 

求知不得,主動領著馬婷婷坐到書桌前,為她擺好作業題單,詳細的講解。

 

 

史密斯自然這個老師除了為人色一點兒,但講的還真是沒的說。

 

 

馬婷婷看著那滑動的筆尖,在卷面上留下干凈整潔的字跡,忍不住從心中贊嘆。

 

 

聽的認真,馬婷婷忽略了史密斯那貪婪的目光,不停地在自己的身上上下來回掃視。

 

 

目光時而劃過白皙的小臂,時而飄到大腿,每一處都是那樣的美好。

 

 

久而久之,史密斯有些失神,講的也是零七散八,還好,馬婷婷的基礎差,聽不出來。

 

 

望著身邊不斷散發出香肉氣息的馬婷婷,史密斯終于有些忍不住了,主動的探過去,一只手搭在馬婷婷的身上,小心地磨挲。

 

 

馬婷婷雖然神經大條,但還是感受到史密斯的動作。

 

 

她心中一驚,臉色一變,拒絕史密斯。

 

 

“史密斯老師,我想我之前已經跟你說的很清楚了,既然你已經要和我媽媽在一起了,我就希望你能自覺一點兒,不要和任何的女生扯

 

 

關系,當然也包括我。”

 

 

馬婷婷說出的最后一句話,心中一陣疼痛,仿佛一把刀子狠狠的扎在她的心上,左右劃開,將傷口無辜放大,往上撒一把鹽。

 

 

整個人生疼的蜷縮在一起,動都不能動。

 

 

史密斯心說,你這小妮子還跟我客氣什么,難不成你以為你做那些事情我都不知道嗎。

 

 

既然心中明明有我,何苦在意這些呢?

 

 

史密斯不想和馬婷婷扯的太清楚,只是自動自覺往她身上賴著。

 

 

馬婷婷身為女生,力道自然比史密斯小上許多。

 

 

幾次三番,頭頂已冒出細細的汗珠,臉頰兩側也有一些修紅。

>>>>本文 《絕品家教》全文在線閱讀<<<<

九龍心水二肖二码免费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