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娛樂?2019-10-17 16:12 的文章

好撐,好緊好爽再搔一點浪一點bl,男朋友經常吃完的胸,你的太很緊了岳

 “李東,你被辭退了!”我正猶豫著,收到楊賀的短信。

 

不用想,是和老幫娘一致決定的。

 

 

既然老幫娘和楊賀都這么說,我也沒意見。

 

 

“走著瞧,楊老板。話說你老婆真行,還幫我那個。”楊賀用完就把我辭退了,我自然也不給他好臉色看。

 

 

“你,給我滾回去,這個市再無你容身之地!”楊賀咆哮著把我趕跑。

 

 

我收拾好東西,直接回村,當然,這個城市我還是會再回來的。

 

 

陳威那,我只是打了個招呼,說家里有事,先暫時回村一趟。

 

 

到村子里一個月多,父母早已去世,我就跟著表哥一起過,表哥是跑大貨車的,長時間都在外邊,大多時候,家里只有我跟表嫂兩個人。

 

 

表嫂經常問我城里的事,我只是搖頭不說話。

 

 

我不想當寄生蟲,于是在村子外邊的磚廠打工,天天干的都是力氣活兒,工錢還沒幾個,日子過的那叫一個苦嗶。

 

 

我們村有個叫蛇皮的家伙,跟我歲數相當,人長的一般,就是白凈,嘴也甜,把村里那幫老娘們兒天天哄的一樂一樂的。

 

 

關鍵是他也沒個工作,地也不種,奇怪的是,他似乎有花不完的錢,天天抽著好煙喝著好酒,日子過的那叫一個滋潤。

 

 

有天晚上我加班回家,路上恰好碰到了蛇皮,看見我,他還故意給我顯擺顯擺手里拎著的好酒,樂呵呵打招呼:“李東,剛下班啊?”

 

 

看蛇皮又喝的好酒,我心里就好奇的要死,停下車來跟他聊天。

 

 

我說:“蛇皮你天天也不上班,哪兒來的錢天天喝這么好的酒啊你?”

 

 

蛇皮這小子居然還給我賣起了關子,神秘兮兮說:“天機不可泄露。”

 

 

我心情本來就差,脾氣也不好,見他不肯給我說,上去我就給了他倆嘴巴子,薅住他頭發說:“你要不告訴我咋回事,我打你個半死信不信?”

 

 

蛇皮人膽子小,吃了我兩巴掌馬上就嚇的發抖,戰戰兢兢說:“你不就想掙錢嗎,至于嗎你?我給你說了,你可別告訴別人。”

 

 

然后蛇皮還煞有介事的看了看四周,確定沒人了,還要墊腳尖貼著我耳朵,說:“我告訴你昂,你想掙錢的話,就去找王寡.婦,在她那兒,一個小時差不多就能掙五百!”

 

 

“啥?”我驚訝壞了,而且也不信,可是蛇皮信誓旦旦的保證,要是他誆我,他甘愿被我打個半死。

 

 

回家一宿我翻來覆去的睡不著,心里始終念叨這個事兒。

 

 

一直熬到天亮,我索性給廠子請了假,帶著試試看的想法,敲開了王寡婦家的門。

 

 

王寡.婦年歲其實不大,也就三十出頭的樣子,天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皮膚保養的很好,身材也保持的特別到位,在村里見了熟人打招呼總是眉開眼笑,跟別人家死了丈夫的寡.婦完全不同。

 

 

開門見是我,王寡.婦有點詫異,問我說:“李東?這么稀罕,你咋來了?”

 

 

蛇皮也沒說她家到底有啥活兒,我就支支吾吾的說不出來個啥,王寡婦熱情的很,招呼我進了屋,還特地給我倒了茶水。

 

 

最后王寡.婦往邊上一坐,大背心撩起來那么老高,沖我忽閃著眼睛說:“李東,你找嫂子,是不是有啥事兒?”

 

 

我想了想說:“嗯,嫂子,我想來給你打工,行嗎?”

 

 

王寡.婦有點懵了,眨巴眨巴眼說:“給我打啥工啊?我這兒又沒開作坊廠子啥的。”

 

 

她確實沒開,而且也用不著開,因為她老公死的時候給她留下不少遺產,足夠她花兩輩子的了。

 

 

她這話把我說懵了,心里嘀咕著,難道是蛇皮誆我?

 

 

又琢磨了下,我試探著說:“蛇皮給我說嫂子你這兒有好工作的啊,嫂子。”

 

 

“蛇皮?”王寡.婦先是一怔,然后就眼里就發出了光,看我的眼神似乎都不一樣了,帶著一種我讀不出來的熾熱,似乎還有點點妖嬈的意思。

 

 

王寡.婦打量了我半晌,咯咯笑著說:“還別說,以前都沒仔細看過你,李東,現在仔細一看,嫂子才發現,你還真挺帥的。”

 

 

這話夸的我臉上一燙,挺不好意思的,摸著頭我說:“還好吧,呵呵。”

 

 

王寡.婦抿了抿紅嘟嘟的嘴唇,忽然起身過來,伸手就往我胸肌上摸,我嚇了一跳,差點條件反射似的把她用力推開,可是她的小手往我背心里一摸,有點涼絲絲的,還挺舒服。

 

 

“嫂子,你這是干啥?”我打住推開她的念頭,好奇的問她。

 

 

王寡.婦卻倆眼發光,拿出來手又放在我肩膀上,嘴里還一邊嘖嘖的感嘆說:“你這身體可真夠結實的,李東。”

 

 

“還好吧,天天干力氣活兒,一膀子力氣還是有的。”我呵呵笑了笑,接著就再次問她:“嫂子,你這兒到底是不是有活兒能掙錢啊?要是沒有,我就去找蛇皮再問問去。”

 

 

王寡.婦眉毛一揚,眉開眼笑說:“還找蛇皮干啥?嫂子這兒就是有活兒,你要是弄好了,嫂子肯定虧待不了你,就看你肯不肯了。”

 

 

虧待不了你。

 

 

這五個字我聽的異常清晰,而且也是讓我眼前一亮的所在。

 

 

我不禁喜道:“真的?那行啊,我肯定愿意啊。”

 

 

想想蛇皮說一個小時就五百的事兒,我心里就樂開了花,仿佛眼前花花綠綠的鈔票在那飛啊飄的,我隨手一抓就是好幾百,簡直美翻了。

 

 

可我看王寡.婦再笑,就有點讓我摸不著北的味道了,有點媚,還有點神秘,甚至她看我的眼神,都有點要把我吃了的意思。

 

 

王寡.婦就保持著這種笑容,把我拉起來嬌滴滴說:“你愿意那就最好了,走吧,跟嫂子進屋去。”

 

 

“進屋?進屋干嘛?”

 

 

我好奇的問了一句,可王寡.婦沒搭理我這茬兒,拉著我就往里屋去了。

 

 

我也是好奇,也是想掙這份錢,也沒再追問,乖乖跟她進了屋。

 

 

可是沒成想,一進來王寡.婦就笑瞇瞇的看著我說:“把衣服脫了吧。”

 

 

“啊?”我大吃一驚說:“脫衣服?”

 

 

“你說呢?”王寡.婦意味深長的抿嘴笑了笑說:“你不是想掙錢嗎?”

 

 

“是啊。”

 

 

“那蛇皮沒給你說來我這兒咋掙錢?”

 

 

我苦笑著搖搖頭,實話實說:“他沒說,他就說讓我來找你,一個小時就能掙五百啥的,別的都沒說。”

 

 

“這個蛇皮。”王寡.婦無語的嘆了口氣,然后就又倆眼放光的看著我說:“吶,總之你想掙錢呢,就趕緊把衣服脫了,別的就別問了,行吧?”

 

 

我有點猶豫,可是一想到鈔票近在眼前,一想我一個大男人還能吃虧是咋的,索性就不多想了,特干脆的把衣服脫了。

 

 

王寡.婦眼睛馬上更亮了,盯著我一身肌肉嘖嘖稱奇說:“你可真結實啊,李東,快快,快把褲子脫了我看看。”

 

 

“啥?”這下我更驚了。我又驚又崩潰的瞪大了眼,王寡.婦卻是一臉的從容,外帶滿目耐人尋味的光彩,湊過來抬起手,指尖輕輕的在我身上滑動,還一邊嘖嘖說:“你這一膀子肌肉可真好看。”

 

 

王寡婦蜻蜓點水的拍了下我肩膀,哧哧說:“快脫了,讓嫂子看看。”

 

 

這孤男寡女的,在她面前扒褲子,這事兒要傳出去,別人不得戳我脊梁骨?這可關乎到顏面和尊嚴的問題。

 

 

于是我就說:“嫂子,你到底要我.干啥活兒你就直說,我力氣肯定夠,這脫褲子,多不合適?”

 

 

王寡.婦似乎有些不悅,微微皺了下眉頭,但很快揚起了帶有邪乎的淺笑,接著就轉身去打開了抽屜。

 

 

正好奇,王寡.婦居然拿出來幾張紅紅的鈔票,在我眼前一擺說:“嫂子就問你,這錢你還想不想掙了?”

 

 

“想啊。”看見鈔票我就眼紅了,這對我來說不單單是錢,那可是我脫離苦日子的神物啊。

 

 

“那我讓你干啥就干啥,明白?”

 

 

王寡.婦的妖.嬈之中忽然就多了一抹霸道。

 

 

看著王寡.婦手里的錢,我心里那點所謂的尊嚴轟然倒塌,一個念瞬間蹦跶了出來。

 

 

我一大男人,在她面前脫.褲子又咋了?說出去也是她丟人,是我沾光,我還怕她真把我吃了不成?

 

 

我一咬牙一跺腳說:“那行,脫就脫!”

 

 

我動作麻溜的把褲子脫了,這下可好,我就跟電視機里那些模特似的,渾身上下就丟了個遮羞用的褲子了。

 

 

這感覺還真別扭。

 

 

我梗著脖子,心里不停的念叨:“這沒啥這沒啥,就當是為了錢,為了以后的好日子,這有啥的?”

 

 

哪兒知道,王寡.婦低頭看著我,眼睛都直了,倆眼珠就跟倆燈泡似的,亮的都有點刺眼了。

 

 

她這眼神咋就跟餓漢子見了肉似的?

 

 

這下可好,感覺更別扭了。

 

 

哪兒知道,王寡.婦居然抿了抿嘴唇,臉上慢慢飄蕩出一抹熱氣騰騰的緋紅來,,低頭盯著我吃吃說:“好大……李東,你真不愧是李東,你真是頭牛啊……”

 

 

我一怔,還真一時沒明白她啥意思,我順著她的目光低頭一看,頓時大悟。

 

 

我頓時臉上一燙,摸著頭哧哧說:“還、還好吧……”

 

 

突然,王寡.婦伸手過來,我都沒回過神兒來呢。

 

 

我登時一個激靈嚇的我急忙往后退了一步,失色說:“嫂子!你、你這是干啥?!”

 

 

“你說呢?”王寡.婦目光如火一般熾.熱,說話的聲調都變了,嗲嗲的她說:“你就不想要嫂子幫你,那樣一下?”

 

 

我腦袋里嗡的一聲……

 

 

沒等我吭聲,王寡.婦忽然就蹲了下來,同時玉手極快的伸過來,一下子就給我把最后一件遮羞的物件也給扒了下來。

 

 

我心里又是咯噔一下。

 

 

“嫂子——嗚!嘶——”

 

 文學

 

這感覺真爽!

 

 

炸的我腦袋里一片空白。

 

 

“嫂子?嫂子在家嗎?”

 

 

就在這時,外邊院子突然傳來一個女人試探的喚聲,而且聲音已經逐漸接近外邊的客廳。

 

 

壞了!

 

 

這聲音我可再熟悉不過了,分明就是我表嫂!

 

 

我腦袋里轟然再次炸了一次,陡然一個激靈,我猛地就把王寡.婦推開,以極快的速度趕緊把褲子穿上。

 

 

我一直跟著表哥表嫂生活,他們對我恩重如山,我對他們自然也是敬重的很,我跟王寡.婦在這兒的事情,要是被表嫂撞見,真不知道她會咋看我,往后我還有啥臉面對表嫂啊?

 

 

緊張讓我手忙腳亂,讓我心里也亂成了一鍋粥。

 

 

王寡.婦被我推的坐在了地上,可她非但沒有惱怒,反而看著我壞笑起來,抹著嘴邊哧哧笑著低聲說:“看把你嚇的,傻瓜。”

 

 

廢話,那是我表嫂,我能不怕嗎?!

 

 

話說回來了,我表嫂好端端的跑王寡.婦家來干啥了?

 

 

“嫂子?”幸好,嫂子推門探頭進來之前,我及時穿上了褲子,“咦?李東?你在這兒干啥呢?”

 

 

表嫂看見我,不禁一怔,詫異無比。

 

 

我腦袋里頭嗡嗡的,這要我咋解釋,平時我跟王寡.婦都沒啥來往,表嫂是知道的啊。

 

 

支支吾吾半天我愣是沒能說個解釋,可我這臉怕是早就紅的跟猴子屁.股似的了。

 

 

王寡.婦忽然嬌.聲笑著說:“妙妙,是我喊李東過來的,想讓他幫我.干點活兒。”

 

 

我心里對王寡.婦還挺感激的。

 

 

見表嫂似信非信的看著我倆,我趕緊岔開話題,問表嫂說:“對了嫂子,你干啥來了?”

 

 

表嫂笑著拎了拎手里一筐子雞蛋說:“我來給嫂子送雞蛋。”

 

 

王寡.婦忙笑呵呵的過去把雞蛋接過來放在墻角,拿了錢給表嫂說:“妙妙你先回吧,我讓李東幫我.干完活就讓他回去。”

 

 

這不明擺著逐客令嗎?

 

 

表嫂疑惑的看了我一眼,幸好也沒說啥,嗯嗯了兩聲轉身走了。

 

 

我大松了口氣,一摸腦門,嚯,都是汗。

 

 

很快送表嫂出門的王寡.婦回來了,進屋就對我笑著說:“看把你嚇的。”

 

 

說話王寡.婦到了炕邊,啥也沒說,直接就把褲子扒了,接著往炕上一倒,使勁抬著腿說:“李東,。”

 

 

看著王寡.婦,我直接就懵了。

 

 

這、這又是啥意思?!

>>>>本文 《王牌小司機》全文在線閱讀<<<<

九龍心水二肖二码免费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