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娛樂?2019-10-17 16:12 的文章

在辦公室里揉護士的胸,你慢一點疼你太大了,壞蛋討厭快點干人家要嗎 錯位沉淪中的女教師

 “來,你還是先在我這邊休息一下吧,你要是現在就回去的話,說不定你宿舍的那幾個家伙看到你現在的這個樣子,肯定會對你冷言冷語的,還是先休息一下,到時候我去給你找兩件比較適合你的衣服,你穿著再回去。”

 

“不了吧,我還是直接回宿舍,應該沒人會發現的。我想好好的休息一下,你還生著病呢,在這里我會打擾到你的。”說著說著靳小小就站了起來。

 

 

說實話,她是有點尷尬,因為老王此時身體還有反應呢,她回宿舍能安心一點,衣服也迫切需要換,穿老王的始終還是會惹人非議。

 

 

“你不怕你舍友說你呀?還是聽爺爺的吧,我去給你找一身衣服過來。”

 

 

老王看著她裸露的肩膀,還有光光溜溜的大白腿,心里頭總有一些想犯罪的念頭了,實在舍不得她離開。

 

 

狠狠的搖了搖頭,老王挺氣自己始終改不掉這個毛病。

 

 

“沒關系。上次她們就說我了,也不差這一次。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又沒有做什么虧心事!”靳小小硬著頭皮說。

 

 

她不想給老王添麻煩,怕這事會影響到老王。

 

 

她已經想好說辭了。

 

 

回去以后,如果被發現,她就說爬山摔跤了,雖然未必能糊弄過去,但只要那個男醫生不把這事說出去,她自己自然也是不會說的,王爺爺也沒有說出去的理由,這件事情只要他們三個人都不說的話,沒有誰會知道。

 

 

“你能想通就好。這人活在這個世界上,總會被人說這說那,只要自己能看開,其他的都不重要。”

 

 

老王聽到她說出這么一番話,心里頭也是好了很多,沒這么擔心了,也知道這個丫頭在慢慢的變得強大起來。

 

 

“嗯!我能克服的。她們要怎么想那是她們的事,我管不了她們的嘴,但我能管得住自己的心,所以我再也不擔心什么流言蜚語了!”

 

 

靳小小走了幾步后,回頭叮囑老王說:“對了,王爺爺,等我回去了過后,你就好好的在家里面休息,今天就不要開門了,先把自己的身體給照顧好。”

 

 

“這些你盡管放心,你還是照顧好你自己,不要讓我擔心,那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我這個老頭子能照顧好自己的。”老王看著她挺開心的。

 

 

老王突然產生了一些渴望,很想永遠讓這個丫頭一直都留在自己的身邊,不要離開自己。小姑娘太貼心了,比他的兒子好多了。

 

 

“好的,王爺爺,我知道了。您身體真的沒事吧?我還是有點擔心,累你跑一趟去救我。”

 

 

“你這孩子,都已經走到門口了,還那么多話。快走吧,爺爺沒事。你看看我現在的這個精氣神,這么好,有什么好擔心的,你趕緊回去吧!”

 

 

“嗯!那行吧,那我就先回到宿舍了,等上課前我再來看你。”

 

 

靳小小對著老王點點頭,隨后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裹緊了一些離開了。

 

 

該來的還是躲不掉,靳小小一進門就被人說了。

 

 

“哎喲,我說靳小小,你怎么三天兩頭的穿成這樣子回來呀?給我們表演時裝秀呢?還是在外面被人劫財劫色了?”

 

 

秦歡正在里面化妝,為了美美的去上課,她起的也太早了。

 

 

“沒有的事,你想多了。”靳小小有點慌:“我是去爬山了,跑步減肥,然后從山上滾了下來,衣服都被樹枝刮破了,你不知道別瞎說。”

 

 

靳小小看著秦歡嘲諷的嘴臉,心里頭特別的不舒服的。

 

 

“不會吧?大中午的你去爬山?還跑步?怎么這么好雅興?奇怪,我怎么聽人說你去醫務室了?行吧,爬山就爬山,你擔心個什么勁兒,怕我到處抹黑你呢?放心,我懂,我不會跟人胡說八道的。”

 

 

秦歡一點都沒信,心里挺鄙夷的。

 

 

裝什么裝呀,說不定這清純婊是跟醫務室的男醫生搞到一起了,她可是知道那男醫生是什么人的。

 

 

不過那也沒什么,秦歡心里明白得很,她們宿舍的女孩,沒幾個是潔身自好的,每個人都是依靠著外面的男人,才能過著這么舒坦的生活。

 

 

她秦歡也不是什么好女孩,好女孩子又怎么會去逗老王。

 

 

“你愛抹黑我也管不著,隨便你吧。”靳小小知道秦歡口是心非,她難得的語氣強硬,并沒有因為秦歡說好話而對她好言相向。

 

 

她心里明白得很,有些事是躲不掉的。既然躲不掉,那就勇敢面對。她不想再為這些事情煩惱。

 

 

“哎喲,怎么這么說話呢?翅膀硬了?你就不怕我真到處說你壞話?”秦歡不依不饒的。

 

 

“說就說吧,你自己也好好想想你自己做過的事情,別總是威脅別人。你是什么樣的人,我心里清楚的很,你要是敢惹我的話,我也不怕撕破臉!所以請你好自為之。”

 

 

靳小小最近受太多刺激了,被秦歡一逗,頓時就炸毛了,竟是寸步不讓的懟她。

 

 

秦歡是那種受不了一點點委屈的性格,平時只有自己欺負別人的份,怎么可能讓別人欺負到自己頭上。

 

 

但靳小小的表現太過異常了,她覺得奇怪,就沒有反擊,只是眼神非常犀利的,靜靜的看著靳小小,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靳小小,你行啊!什么時候變得這么牙尖嘴利了?”

 

 

“我不行,跟你比,我這算什么牙尖嘴利。我只是就事論事而已。大家都是同一個宿舍的,干嘛不能好好的相處呢?你每次說話都帶刺,別人總會有受不了的時候吧?”

 

 

靳小小不想跟她說了,衣服得早點換,要不然大家都看到了。

 

 

“呵呵!不錯不錯,那就這樣吧。”

 

 

靳小小見她閉嘴了,心里挺開心的。

 

 

難得強硬一回,這戰果值得驕傲。

 

 

靳小小穿好了衣服,對著秦歡一笑,有點挑釁的意味。

 

 

秦歡皺皺眉,倒沒說什么,心想著靳小小肯定是受什么刺激了,還是先不要惹她的好。說實話,她這樣挺讓人害怕的,像個神經病。直覺告訴秦歡,面前的這個女孩子以后不好惹了。

 

 

一想到這里,秦歡頓時就打掉了內心中還想要再欺負靳小小的念頭,回過頭來梳著自己的頭發,表面在梳頭發但是內心當中還是在注意著靳小小那邊有沒有什么動作。

 

 

她挺后悔的,有點害怕以后要是起沖突,會不會被靳小小針對。她怪自己之前為什么要這個樣對靳小小,要是之前沒惹她,現在就用不著擔心受怕了。

 

 

這人呀!一旦有了怯意,就會瞻前顧后。

 

 

秦歡這是慫了,她見靳小小還是時不時的看著她笑,心里有些發毛,忍不住說:“你干什么?你要是有什么事的話就直說,對我有意見也提出來,不用用這么詭異的笑容看著我,真受不了你。”

 

 

秦歡看著面前的這個靳小小此時此刻這般模樣,心里頭就有莫名其妙的慌張,也不知道為什么。

 

 

“哎喲!我的秦歡姐姐啊,我對你能有什么意見呢?真是的,我只不過就是心情好,所以才對著你笑,沒別的,你心虛什么呀?”

 

 

靳小小這是徹底解放邪惡天性了,也可以說是刻意而為的心理戰術,她就是喜歡看到秦歡這樣,挺解氣的。以往被欺負的怨氣,一次過全釋放了出來。

 

 

她再也不想再繼續過以前的那種生活了,再繼續過以前的那種生活的話,肯定會經常的受到別人的欺負的。

 

 

現在自己必須得強大起來不能夠再讓別人欺負自己了。

 

 

如果再讓別人欺負自己的話,到時候又得讓王爺爺為自己操勞,王爺爺年紀大了,禁不起折騰。

 

 

人家可是真心想把自己當做成孫女來看待的,怎么可能每一次惹禍都讓王爺爺來幫自己解決呢,所以靳小小已經在心里面打起了主意,不可以再這么軟弱下去了。

 

 

“討厭!誰心虛了?你沒見我在化妝嗎?你這樣會影響到我,知不知道?你還是哪里涼快就待哪里去吧,免得在這里我們互相看著對方不耐煩。”

 

 

靳小小越來越古怪了,所以現在能夠盡量不跟這個女孩子接觸,就不要跟這個女孩子接觸了,免得到時候這個女孩子說出來什么不該說的話,那可就不好了。

 

 

“那行吧,既然你嫌我礙眼,那我就不留在這里了,我先走了,上學去。”靳小小笑嘻嘻的離開了。

 

 

靳小小在的時候,秦歡沒有顯得非常害怕的,但是在靳小小離開了她的視線后,她頓時就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拍著胸口說:“哎喲,真的是嚇死我了,這丫頭瘋了。”

 

 

她沒看到,其實靳小小也在門外拍胸口,心說,以前的我從來都沒有像今天這樣子過,不過這樣想起來還真的是挺舒服的,畢竟秦歡沒有再敢拿自己去開刀了,把自己當做成一個笑話來看待了,這樣生活未免不是一件快樂的事情。

 

 

嘗過甜頭后,靳小小打定主意,既然現在都已經在別人的心目中烙下了這樣的一個印象,那么也就沒有必要再轉變回來了,如果再轉變回來的話,別人肯定把自己當做成一個笑話的。

 

 

想通后,靳小小蹦蹦跳跳的下樓去看老王了。

 

 

靳小小走到老王的房門口喊:“王爺爺,您在嗎?沒睡的話,我可進來了啊。”

 

 

“沒睡,你趕緊進來吧,不要在外面受涼了。”老王聽聲音就知道是誰了。

 

 

他挺開心的,沒有想到這個丫頭這么有心,說來就真來了。

 

 

老王本來躺在床上的,聽到聲音后翻身起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去把門給打開了,把靳小小迎了進來,臉上是止不住的開心。

 

 

“丫頭,你這臉色有點差啊,是不是剛剛發生了什么事情啊?是不是你剛剛的這個樣子被其他人給看到了,然后說了你一頓了,所以你的臉色才會這么的不好啊。”

 

 

老王是一個非常的會察言觀色的一個人,在看到了面前的這個姑娘現在的這番模樣,就知道這個姑娘剛剛肯定是發生了一些事情,不然的話臉色怎么會比之前更加的差呢?

 

 

“王爺爺,你什么眼神呀?我臉色有差嗎?明明就很精神。沒什么事了,我們還是不要再說這個事情了吧,我過來是想看看你的燒退了沒。”

 

 文學

 

靳小小不準備把剛剛發生的事跟老王說,事情還是交給自己來處理,是比較好的,她不希望煩擾到別人。

 

 

“你這個丫頭,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話,你跟王爺爺說說看唄,說不定我還能夠幫到你什么呢。”

 

 

老王對于這個事情還是非常的好奇的。

 

 

“真的沒有什么事情啦,我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話,難不成還不跟王爺爺你講嗎,我可是把你當做我的親生爺爺一樣看待的,要是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話,我肯定會同你講的呀。”

 

 

老王還是覺得她有事瞞著自己,于是又說:“你這個丫頭,要是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話,你可以跟我講,不要一個人憋在心里面的,你跟我講了過后,我也不會把這個事情說給別人聽的呀,你還是跟我這個老人講講吧,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是有點事,但不是什么大事,算了吧,王爺爺,我們就不要再繼續討論了,你跟我說說為什么今天你知道我在醫務室里面啊。”

 

 

“哦!這個呀……”老王笑著把自己找她的過程說出來了,靳小小聽著挺感動的。

 

 

她在學校都沒有什么朋友,經常覺得孤單。現在好了,她有了一個關心自己的人,以后有主心骨了。

 

 

“沒了,就這樣。現在輪到你了,快跟我說說你回宿舍以后的事。你肯定是遇到什么事了,我一定要聽,你可不能瞞我。”

 

 

見老王這么堅持,靳小小只好說:“好吧,就是我剛回到宿舍的時候,碰到了秦歡,她看我衣服那個樣子,所以就問了我一些事情,也沒什么,就是這樣子的。”

 

 

靳小小輕描淡寫的一筆帶過了,她不想老王替她擔心。

 

 

“她說你什么了?不會是什么難聽的話吧?以前我還覺得她是一個好姑娘呢,沒想到她是這樣的人,真是讓我太失望了。”

>>>>本文 《絕品校醫》全文在線閱讀<<<<

九龍心水二肖二码免费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