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財經?2019-06-06 15:39 的文章

商務部發布《關于美國在中美經貿合作中獲益情況的研究報告》

  新華社北京6月6日電 商務部發布《關于美國在中美經貿合作中獲益情況的研究報告》。全文如下:

  前言

  中美建交40年來,兩國抓住經濟全球化的歷史機遇,充分發揮雙方經濟互補優勢,推動雙邊經貿合作實現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單一到多元的發展。中美貨物貿易額從1979年的25億美元,增長到2018年的6335億美元,增長252倍,服務貿易額超過1250億美元,雙向直接投資累計近1600億美元。中美經貿合作達到前所未有的深度和廣度,為兩國和兩國人民帶來實實在在的利益,為世界經濟的繁榮與穩定作出貢獻。

  美國新一屆政府上臺以來,罔顧中美經貿合作互利共贏的本質,宣揚美對華貿易“吃虧”論,并以貿易逆差問題為借口,挑起經貿摩擦,責任在美方。為揭示中美貿易逆差問題的本質和成因,以及美國從中美經貿合作中獲利巨大的事實,中國商務部發布此研究報告。

  一、中美貿易順差在中國,利益在雙方

  美方宣稱對華貿易逆差超過5000億美元、美國“吃虧”了,這一說法不符合事實。美對華貿易逆差是市場作用的結果,受到多種客觀因素影響。中美雙邊貿易中,順差在中國,利益在雙方。美方“吃虧”、中方“占便宜”的論調完全站不住腳。

  (一)美對華貿易逆差的實際情況。

  中美雙方的貿易統計有差異。按中方統計,2018年中國對美貨物貿易順差3233.3億美元,服務貿易逆差485.0億美元。按美方統計,2018年美對華貨物貿易逆差4191.6億美元,服務貿易(跨境模式)順差405.3億美元。

  美方統計的貨物貿易逆差數據存在水分,難以反映真實狀況。根據中美兩國商務部開展的聯合研究,美方統計的對華貨物貿易數據長期被高估,2015年被高估21%。按這一比例推算,2018年美對華貨物貿易逆差被高估880億美元。以美方統計的4192億美元為基礎,調減后應為3312億美元。考慮到中國對美貨物貿易順差近53%來自加工貿易,其中包括中國自第三地進口零部件903億美元,如將這一部分減去,美對華貨物貿易逆差只有2409億美元。

  貿易逆差統計還應考慮兩國服務貿易情況,這包括兩部分數據:一是服務貿易(跨境模式),2018年美方統計的對華順差為405億美元;二是附屬機構服務銷售(商業存在模式),美方最新統計為2016年,對華順差468億美元。如按2018年商業存在模式順差與2016年持平估算,2018年美對華服務貿易順差總額為873億美元。據此測算,2018年美對華總體貿易逆差額應調減為約1536億美元,僅為目前美方公布的對華貨物貿易逆差額的37%。

  (二)美對華貿易逆差產生的原因。

  美對華貿易逆差是歷史形成的,是市場作用的結果,受到兩國產業競爭力、經濟結構、國際分工、貿易政策、美元貨幣地位等多種因素影響。

  一是從產業競爭力看,中方順差主要來自勞動密集型產品。在匯率水平保持不變的情形下,中方在飛機、集成電路、汽車等資本技術密集型產品、農產品和服務貿易方面都是逆差。這說明貿易不平衡是雙方發揮各自產業競爭優勢的結果。例如,2018年中國自美進口汽車104億美元,對美出口汽車僅18億美元。2017年美資企業在華汽車銷量達518萬輛,而中資汽車企業在美的銷量很少,這就是產業競爭力造成的。

  二是從經濟結構看,美國經濟以服務業為主,低儲蓄、高消費,本國生產無法滿足國內消費需求,需要進口大量消費品。美國只有采取宏觀調控政策,量入為出,實現供需平衡,才能從根本上消除貿易逆差。

  三是從國際分工看,產業布局在全球展開,國際分工梯度轉移。在此過程中,中國在很大程度上承接了過去日本、韓國等其他東亞經濟體對美的貿易順差。美對華貨物貿易逆差占美逆差總額的比重從2001年的20%升至2018年的48%,但同期美對日本、韓國、中國香港和中國臺灣貿易逆差占比則從23%降至8%。

  四是從貿易政策看,美國對華實施嚴格的出口管制是導致貿易逆差的重要原因之一。美方的出口管制措施涉及10大類約3100個物項,多是美具有出口優勢的高技術產品。嚴格的出口管制政策造成美企業喪失貿易機會。中國進口高技術產品中,自美進口占比從2001年的16.7%下降到2018年的8.2%。據美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分析,如美將對華出口管制程度調整到對法國的水平,美對華貿易逆差可縮減三分之一。

  五是從貨幣供給看,美元作為全球主要結算和儲備貨幣,其供給不僅取決于美自身經濟,還必須滿足國際貿易和世界經濟增長需要。美對其他國家的貿易凈額必須是逆差,否則美元無法流向世界,發揮國際結算和儲備貨幣功能,這是美元特殊地位導致的必然結果。

  (三)中美雙邊貿易中,順差在中國,利益在雙方,美方“吃虧”論站不住腳。

>>>>全文在線閱讀<<<<